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现代远程教育的新技术应用反思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04-20 18:01

摘要】技术是远程教育得以发展的基础,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更多的新技术被运用到现代远程教育中来。但盲目、过度地追求新技术的使用,不但提升了远程教育的成本,未能取得预期的使用效果,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资源的浪费,更重要的是还可能会引起连锁的负面效果,如数字化鸿沟的加大、影响教育公平的实现等。现代远程教育对于新技术的使用必须要遵循一定的原则和路径,审时度势、合理使用,最大限度发挥新技术对远程教育的支持作用。

关键词】现代远程教育;新技术;成本与效果;影响;原则与路径

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云计算和存储、定位技术、移动互联、物联网等等技术通过互联网渗透到各个领域,深深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学习与工作方式。毫无疑问,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对于提升现代远程教育的教学效率与质量,推进教育公平的实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同时,现代远程教育中这些新技术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由于远程教育机构的盲目追求新技术,导致对新技术的投资,包括人财物力等方面的投入非常大,但尚没有取得人们预期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因此,在现代远程教育发展中对新技术的使用必须坚持正确的原则,尽量能够做到物尽其用。

一、盲目追求新技术导致了现代远程教育技术成本增加

现代远程教育是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一种教育形态或模式,其需要雄厚的资金支持才能取得快速发展。从整体上看,远程教育机构在我国有几种类型,包括普通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远程教育学院)、开放大学系统(广播电视大学)、社会远程教育机构等。这些远程教育机构的经费来源是不同的,但无论如何,对于远程教育机构而言,推广并使用远程教育新技术,需要巨额的花费,成本—效益问题是不能不考虑的。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具有科技含量高,更新换代快(折旧率高)等特点,如果不按照各个机构的特点来使用新技术,而是盲目追求,必然会带来教育成本的增加,最终成本还是会分摊到学习者身上。

(一)新技术科技含量高导致购买、使用成本大

无论是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还是第三代Web3.0技术,这些新技术本身的科技含量较高,其生产成本较高,导致其价格昂贵。远程教育机构在购买、引进这些新技术的时候,势必要加大投入。比如就大数据、云计算而言,购买一套相关的软件并配以30个人左右的多媒体教室,全部花费算下来大约为80万—100万元不等。这些巨额的投入无论是对于哪类远程教育机构而言,均是个较大的支出,最终导致其教育成本的增加。

(二)对相关教研、管理人员进行新技术培训导致远程教育成本增加

新技术科技含量高,使用起来较为复杂,为了提升教研、教学管理人员使用新技术的应用效果,需要聘请专门人员对其进行培训,包括使用规范及理论两个方面的培训。这些技术培训是必要的,但无疑会增加其运行的成本。比如,笔者所在的常州大学商学院,为了适应新技术的使用要求,对学院的全部教研人员、教学管理人员,开展了“互联网+”、图像处理、云计算、多媒体、网络教学资源制作、网页制作、移动互联等理论、技术使用规范的培训,培训近20期,每个培训期的费用高达数万元。如此,就大大增加了使用新技术的额外成本。

(三)新技术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快增加了远程教育的成本支出

在衡量远程教育成本的时候,有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新技术产品的折旧率。我们知道,在当今信息时代,科技发展极为迅猛,相关科技产品的更新换代速度极快,从而造成了新的产品对旧产品的优势,必然会提升其折旧率。比如,以远程教育中不可缺少的计算机而言,基本上现在每隔一年,计算机的硬件速度就会翻一倍,但是价格只是原来的30%左右。[1]用到三年之后,这些原来的主流机型及其配套设备就会面临着淘汰局面。由此可以看到,计算机的折旧率高达30%。如果盲目追求这些新技术,仅仅其支持下的计算机就有30%的折旧率,其他的辅助设备折旧率同样很高。如此就势必会大大提升远程教育的成本。当然,更严重的问题是,有些新技术及其辅助设备的利用率并不高,如果按照其运行规律盲目更新换代,则更可能会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

二、新技术的使用难以产生预期的效果

在远程教育中,引进新技术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提升其教学质量,能够产生更好的教学效果。以此为学习者提供更好的学习资源及支持服务,但实际上,经过笔者的调研,新技术的使用所产生的效果远远达不到预期的水准。

(一)新技术及其辅助设备的利用率偏低

新技术及其辅助设备的利用率为何会偏低呢?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很多时候,在教学过程中,无论是教师还是学习者,其本能有种对旧有技术的偏爱,对新技术的使用还得有个适应的过程。如果不能熟练使用新技术,感受不到新技术带来的学习效率提升,使用频率就会减少。以笔者所在的大学网络教育学院为例,90%的课程均配备了多媒体教室,此外,每个参与远程教学授课的教师每人还配备了一台电脑。但调查的数据显示,面授课程多媒体的使用率还不到40%,非面授的远程课程多媒体使用率也不到100%;授课教师在面授课程的时候,其电脑使用率不到50%,非面授的远程授课,教师的电脑使用率也不到100%。这个数据看上去颇为奇怪,但可以说明一个问题,很多高校的远程教育机构其新技术的使用率是不高的。究其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很多学习者本身没有电脑或其他移动终端,在数字化的鸿沟面前,使得教师不得不回到传统的课堂或使用传统的教学手段。此外,在使用新技术的这部分比例中,也有些教师及学生,无法做到物尽其用,或是物做他用,比如有的教师利用多媒体设备给学生放映与上课无关的电影等。

(二)新技术在远程教学过程中运用的效果不佳

现代远程教育经过多年的发展,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其信息化、技术化的特征较为明显,但实际上很多教师和学习者还无法适应这种信息化和技术化。不但如此,这些人对传统的“黑板+粉笔”的课堂还是情有独钟。[2]加之,有些年龄较大的教师和学习者对新技术的适应能力不强,对新技术所产生的新的教学、学习方式有些排斥,由此综合导致了新技术在远程教学中的效果不理想,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学习者学习的效果同样也不理想。笔者在对南京市开放大学(电大)9个专业900名开放教育点的学员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72.5%的人表示在远程教育学习中还是会选择“面授为主、网络教学为辅”或是“面授与其他教学手段为主,网络教学为辅助”;仅有15.6%的学习者会选择完全使用网络教学,或是网络教学为主,面授为辅。在对该开放大学的教师进行调查中可知,仅有20%的教师认为远程教学过程中的新技术能够对教学过程、教学资源的使用带来较大的帮助;70%的教师认为,使用新技术的是信息时代的要求,如果不使用就表示自己落伍了;还有10%的教师认为使用这些新技术是被迫的,无奈的。从这些数据就可以看到,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对新技术的接受度、使用率是不高的,对新技术提升教学效果和教学资源的利用程度没有明确的认知。可见,新技术在远程教学过程中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也没有对教学质量提升、教学资源整合等起到明显的作用。

三、远程教育中的新技术使用还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一)可能会影响远程教育的因材施教

因材施教是个性化教育的基本体现,新技术的出现能够帮助这种个性化教育成为现实,可以完美表达个性化的教与学过程,给个性化学习带来了机遇,但是这种个性化学习并不会自动实现的,需要教学者和学习者的推动。从当下现有的远程教育学习平台及资源看,教与学的过程基本上仍是统一模式的,在教学内容、设计、方法、评价模式等方面,还没有特别突出的个性化倾向,难以根据学习者的要求做到因材施教。[3]比如很多的网络课程设计并没有考虑到学习者的个性化要求,慕课在其内容上依然没有实现个性化配置。根本原因就是,新技术与远程教育实践的契合度尚存在问题,导致了远程教育平台上依然没有个性化模块可供选择。

(二)数字化的鸿沟可能会影响远程教育公平的实现

无疑,教育公平是教育的本质内核之一,远程教育因为新技术的运用,保证了学习者的低门槛和平等进入,从某种意义上看,是促进教育公平的最佳方式。但从现实看,依然存在着很多障碍,阻碍了这种公平的实现,最大的问题就是数字化带来的鸿沟,毕竟新技术打造的平台需要一定的硬件设施、需要一定的技术能力,也需要学习者有一定的经济条件,能够购买相关的终端和支付相关的费用。[4]这样,很多年龄较大的人,技术适应能力较差的人或是农村地区、偏远地区没有相关技术条件的人,可能就无法进行远程学习了。如此,这就使得教育公平受到了一定的挑战。

(三)新技术的使用可能会影响教学质量的评价

远程教育过程并不同于传统教育过程,其学习质量取决于课程资源和学习支持两个模块的运作效率,实际上这两个模块的运作绩效问题直到现在也难以解决,没有统一的标准。当前,新技术的嵌入为远程教育的个性化学习提供了较好的条件,学习资源的设计者也可以根据学习者的需求去设计教学内容和学习支持体系。但在移动互联的时代,移动学习和泛在学习的出现,使得学习者的时间容易碎片化,学习支持系统无法为学习者提供系统的服务,碎片化时间内的学习效率如何考评,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这确实是新技术发展带给远程教育的一个难题。

(四)新技术的使用可能会提升远程教育的辍学率

辍学率高一直是现代远程教育发展所无法回避的问题。毕竟远程教育不同于传统教育过程,对很多学习者是难以适应的,辍学率高是其自身的附带效应。但新技术的使用可能会加剧这种附带效应。笔者对常州电大的2013—2015年辍学情况作了一个技术调查,结果显示,首个学期的辍学人数比例大约为42.8%,到第一学年结束后,辍学率就高达65.3%。对辍学的学员进行跟踪分析发现,大部分的学员之所以选择在第一年结束的时候辍学,主要是因为新技术的门槛无法适应,特别是对那些年龄偏大的、学历层次较低的学员,从开始有畏惧、后来在学习中慢慢焦虑、最终到无法适应,受挫心理严重。这些心理变化会使得这些学习者不愿意改变传统的学习方式,在新技术使用中丧失学习兴趣,进而最终放弃远程教育的学习。

四、远程教育过程中新技术使用的基本原则和路径

无疑,新技术是远程教育得以立足和发展的基础,不能够因其成本高、技术上手困难或是使用率较低,就轻易排斥。但在使用的过程中必须要理性看待,遵循正确的原则和路径。

(一)基本原则

1经济性原则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整体上看,区域差异还是较为明显的,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是个普遍问题。因此,在远程教育新技术嵌入过程中,应该从本地的实际出发,分区域、分层次、分阶段地引进、更新技术,要本着实用、经济、节约的原则,不盲目追求,不搞大而全的配置,否则就可能会造成资源的浪费。2适用性原则尽管技术是远程教育的基础,但任何技术的使用必须有学生、教师的支持,如果失去了学生、教师的支持,技术更新可能就会变得没有意义。因此,在引进、更新技术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各个远程教育机构办学特色,必须要考虑到学生、教师的特点及能力,选择方便、公平的新技术,按照适用性原则,提高这些技术的使用效率。3理论性原则技术对远程教育极为重要,但不是唯一的。远程教育毕竟是一种教学形态,而不是纯粹的教育技术,其有自身的发展规律。技术只是其辅助手段,因此技术的引进需要符合教育理论发展规律,能够适应远程教育的实际需要。必须要做好新技术嵌入的理论支持,在具体应用上应该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二)实施路径

1需要积极转变新技术时代远程教育发展的思维如何发展远程教育,这是研究者们一直苦苦追寻的问题,从当前的研究和探索看,促进远程教育发展的思路有两个方面,或是两条路径。第一条是技术道路,就是通过不断促进远程教育的技术更新和换代,用技术的优势弥补远程教育自身的缺陷或问题;[5]第二条是制度道路,就是从制度改革和变迁的视角来反思远程教育发展的缺陷与问题,加强远程教育相关理论研究,对远程教育进行制度、理念、模式等方面的改造,用制度规范来中和技术对远程教育的控制,从而解决远程教育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可以说,这两条路径各有长处和不足,均只是看到了问题的一个侧面。“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及新技术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潮流,在这样的条件下,必须要尊重互联网的精神和规律,在回归远程教育人文理性的前提下,要积极融入互联网、大数据等方面的颠覆性思维,将技术隐身于制度、路径、过程中,促进远程教育问题的解决,提升学习者学习效率。2积极重构新技术视野下的远程教育基本理论理论是指导实践的前提和框架。互联网+、新技术等因素是时代潮流,并且已经深深影响了远程教育的运作,影响了远程学习者的学习过程。如此,就必须在新的时代、新的技术前提下,更新远程教育基本理论,基于当下远程教育的实践来构建新的理论,以指导远程教育的发展。尽管伴随互联网+、新技术而来的,有些基本理论,如联通主义、建构主义理论等,这些理论部分解决了新技术发展对远程教育造成的困惑,但这些理论并非是全能的,也存在着局限和不足,需要在远程教育发展中构建新的理论,这种理论必须是基于新技术而体现出来的,包括基本理念、原则、规律、效果等,且要与远程教育的本质保持一致。[6]同时,新的理论还应该避免互联网+、新技术造成的负面效应。3需要重视新技术与远程教育过程、目标的深度融合新技术的发展深深影响了远程教育的基本理论、教学模式,甚至是影响了学习者学习过程,同时新技术与远程教育的结合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效应。因此,我们必须要重视新技术发展与远程教育目标和过程的深度相融。具体看,第一,新技术必须与远程教育目标进行深度融合。一方面,教育设计者应该在新技术的支持下,按照教学要求设计目标实现的路径;同时,要借助于信息技术的共享特点,推进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的深度融合,特别是提升教学目标与技能性知识的融合度,进而使学习者能够在新技术支持下确定自身的个性化目标。第二,新技术必须与远程教育过程实现全程深度融合。从两者的关系看,新技术对远程教育过程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此,这就要求教学的设计者熟悉新技术的特性,熟悉远程教育的过程,通过技术的支持来促进教学过程效率、效益的最大化,让学习者能够根据不同的学习环境、环节以及自身需要来选择、运用新技术,优化学习过程,提升学习质量。

参考文献

[1]李平惠.对远程教育技术应用的思考[J].课程教材教学研究,2014(3):43—45.

[2]彼得•贾维斯,陈青,张伟远.远程教育的教与学理论之探讨[J].中国远程教育,2004(9):47—52.

[3]赵毅,于玉华,商哲.对现代远程教育中新技术应用的理性思考[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9(9):139—141.

[4]高地.MOOC热的冷思考:国际上对MOOCs课程教学六大问题的审思[J].远程教育杂志,2014(2):39—47.

[5]王志军,陈丽.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及其最新进展[J].开放教育研究,2014(5):11—28.

[6]张坤颖,王娩娩,张家年.“互联网+”视域下新技术对远程教育的影响与思考[J].远程教育杂志,2016(2):82—89.

作者:朱静 单位:常州大学商学院

相关期刊

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教育综合

出版地:北京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