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的危机标识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04-20 17:54

摘要:受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专业属性模糊化、功能角色多样性以及教育变焦虑感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在自我认同、他者认同以及群体认同三个维度呈现出角色扮演的危机化态势。基于此,采用经验总结法、实证研究法分析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危机的生成要素,探讨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身份重构与专业发展的途径。认为,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确立专业自信心,强化自我的专业角色扮演,积极建构远程教育教师身份所需的专业情感、专业水平以及专业技能,从而在重建自我角色的过程中实现专业发展。

关键词:现代远程教育;角色扮演;危机标识;身份重建

处于“时空准永久分离”环境下的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一直被自我的角色扮演所拷问:我是“知识传授者”,还是“技术和学习支持者”,或者是单纯的“管理者”?这些问题原本只作为特殊现象存在于部分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心中,但疑问与不确定性的长久存续,导致角色扮演危机最终以一个群体性问题呈现出来。现代远程教育发展进程中教师身份的不确定性,已然构成对远程教育教师自我认同的严重消解,导致他们难以对自我进行精准定位与科学评价[1]。因此,阐明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发展进程中角色扮演的危机标识及其影响因素,探究身份重建策略,既是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专业发展进程中必须突破的一大困境,又是开放大学建设背景下现代远程教育事业发展的题中之义。

1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的危机标识

作为一个群体的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一般包括自我、他者和群体三个维度的认同,然而,当前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角色扮演在上述三个维度均有浓重的危机色彩。

1.1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自我认同的危机

角色的自我认同,集中体现在个体对事业核心价值的认知、对自我价值的评估,乃至于能否形塑对自我身份的归属性。与传统教育主要采取面授方式开展教学不同,现代远程教育是依托于网络多媒体开展的教育活动,更加强调学生自主学习意识与能力的形塑,坚持以在线平台教辅工作为重点,课程传授与学生学习的过程呈现出实时色彩弱化、距离性较强等特征,由此导致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的自我认同趋于乏力。第一,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的远距离性,导致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功能与价值难以得到完整彰显。由于现代远程教育过程中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之间存在多重沟壑,往往导致教师层级分明地进行职责划分,即主持教师对讲授内容进行层次性分解,责任教师主要负责教学组织工作,辅导教师则是面向受教育者开展辅导教学工作,从而完成对学生的考纲指导工作。这种层次分明的责任划分,一方面适应了现代远程教育的实际需求,但另一方面却导致教师的功能与作用难以得到完整彰显。第二,远程教育环境海量的知识信息,逐渐消解了教师的教学主导地位,往往导致教师在辅导学生学习过程中丧失主导性与成就感。依托于现代网络技术的远程教育,呈现出知识、信息海量性的特征,由此导致教师从教学的主导地位转变为辅助地位,原有教学的主导性与成就感逐渐丧失。同时,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往往又是身兼多个专业的教学管理工作,需要对多个类别、跨越多个学科的知识进行整合,这使其缺乏知识更新与学习的积极性,同样导致教师的教育者角色扮演更为模糊。第三,远程教育教师的幕后式工作,亦是导致教师角色自我认同走向危机的重要因素。正是广大教育者从台上走到台下,在幕后开展教育指导工作,这种教育的非实时性导致师生的情感交流明显减少并逐渐淡化,导致教师对远程教育事业的价值判断与群体归属趋于淡化。

1.2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他者认同的危机

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的他者认同,更多是指学生、社会团体以及用人单位等群体的认同,这种认同涉及教师的专业知识、职业技能、教学效果以及技术操作技能等多方面。现代远程教育是立足于现代网络技术的教育形式,这种教育形式往往在社会反思新媒体传播知识碎片化中日渐式微[2]。通过对以往教育发展历程的审视可以发现:现代教育技术的快速发展,一度引起社会民众的广泛认同与盲目推崇,但是,立足于现代教育技术的教育形式又因知识的碎片化、网络的虚拟性等因素而备受指责,由此导致依托于电视、媒体的音频录播课在社会上日渐式微。第一,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学生认同的模糊。当前,通过媒体学习接受远程教育教师的学生数量非常少,人们更为倾向接受面授辅导教学工作,由此导致导学教师逐渐成为主讲教师,而原有主讲教师的音频教学资料则是鲜有问津。远程教育中主讲教师与辅导教师角色扮演的倒置,导致学生在评价远程教育教师时,往往是立足于对面授辅导教师的认知,从而使基于教学资源与技术平台教育者的身份特征日益模糊。第二,社会团体与用人单位认同的泛化。从社会团体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说,他们往往是基于现代远程教育质量高低而进行评价。但是,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尚未对现代远程教育的角色扮演予以明确规定,部分民众对现代远程教育仍持怀疑态度,且常常将对现代远程教育的怀疑转向对教师的怀疑,由此导致现代远程教育的角色扮演日益非主体化、边缘化,更加凸显了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的危机性。

1.3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群体认同的危机

现代远程教育是立足于现代教育技术的教育形式,往往因“技术异化”的负面因素而消解了教育活力,由此导致教师在层级性的教学活动中日益弱化自我身份的群体认同,即由“教育者”的身份认同走向“技术和学习支持者”的角色扮演。适应现代教育技术的实际状况,现代远程教育办学呈现出系统化、层级性等特征,即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在技术分工的指导下进行责任归属,从而实现教育主体地位与权利的明确界定。实际上,处于系统化与层级性的教育金字塔环境中,教育者的主体地位和权利呈现出弱化态势:金字塔高层的教师在专业设置、教材遴选、课程资源教室以及考核体系等方面拥有话语权,而处于其他链条的教师则往往是格式化的,根据既定流程处理相应环节的具体任务,难以实现作为教育者的真正价值,继而在主体意识淡化进程中放弃身份的群体认同,走向格式化教学管理的认同危机。

2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危机的生成要素

当前,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专业属性模糊化、功能角色多样性以及教育变革焦虑感,再加上教学管理与行政事务所带来的纷扰,共同催生了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的危机。

2.1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专业属性模糊化与角色扮演危机

教师专业发展需要专注于特定学科、特定领域,即在基本专业标准的规范下、在专业工作有序开展的过程中,实现自我的专业成长。严格意义上来说,教师专业发展应当预设专业标准,继而开展人才选拔工作。但是,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选拔并未确立专门的专业标准,且在入职前、入职后均未开展较为专业的规划与指导工作,由此带来教师角色扮演的诸多危机。现代远程教育的教师多是从普通传统教育中抽调而来,他们受普通传统教育的影响,常常将自己限定于特定的专业领域。然而,处于现代远程教育事业中的教师,往往需要面临教学结构、教育方式的巨大变化,其工作任务以及工作性质极具复杂性,需要处理多样教学工作任务与自身专业发展之间的矛盾,致使教师的专业属性日益模糊。从普通传统教育转化过来的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尤其是那些来自基层远程教育教师,往往因远程教育理论知识的碎片化、传授知识信心不足以及情感上的不适应等多重因素,缺乏对自我专业发展的长期规划,逐渐脱离主流的教师专业发展道路,最终导致自身在专业属性模糊化的道路中陷入角色危机。

2.2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功能多样化与角色扮演危机

通过对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危机标识的审视可以发现: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在教学工作开展中承担着多重角色,这既包括普通教师承担的教学管理职责,又包括开发资源、督导教学以及助学服务等多项职能[4]。由此,部分教师往往因履行多重职能而导致自我的价值认知出现偏差。对于教师来说,不同的角色扮演往往需要不同的专业素养与之适应。当前,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多重角色扮演以及教学任务的日益繁杂,导致他们在处理教育者与被教育者关系、多重教育组织形式、教育内容与方法以及教学媒介等等相关问题时,易因多重角色之间的张力而难以适应,导致职业倦怠感的生成。再加上现代远程教育组织对教师专业发展问题不甚重视,教师专业发展培养工作效用不足,组织教师专业发展的体制机制仍存在诸多不足等原因,由此诱发远程教育教师的应然身份与实然状态出现张力,最终导致角色扮演的模糊化、乏力性。

2.3现代远程教育变革中焦虑生成与角色扮演危机

教师专业发展进程中自我身份的认同,源自于专业发展动机、工作效能感以及满意度等多重感知。当前,现代远程教育事业的转型发展及其带来的教育制度变迁,往往导致教师的身份意识呈现出多元演绎的复杂态势,由此引发处于教学变革进程中教师角色扮演与重构的焦虑情绪。第一,自从1987年广播电视大学发端以来,现代远程教育从函授教育到现代远程开放教育的转变,再到2010年“办好开放大学”战略的提出,每一次变化均引发教师对教育事业与社会发展等问题的深思。实际上,现代远程教育作为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每一次变革均引发远程教育模式、目标、形态与对象需求的变化,进而要求教师对原有教学行为与方式的调整,以适应新形式下的教学需求,确立合适的专业身份。但是,观念的变化往往落后于制度的调整,教师原有教育理念与新理念的冲突也常常成为角色扮演危机生成的肇始之因。第二,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工作效能感、实效性降低。现代远程教育系依托于现代教育技术而突破时空限制的新型教育方式,导致教师群体往往是分散于不同的区域,且尚未形成特定的专业群体、教育文化以及恒定的教育目标,因此导致远程教育教师难以依托团体文化精神强化自我的角色扮演,而现实中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经济地位及职业性质亦是常常遭遇孤立。同时,作为一种新型的教育模式,现代远程教育常常被受教育者所误解,对远程教育质量未能精准定位,导致社会上形成对现代远程教育的怀疑情绪,由此大大降低了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工作效能感与实效性。

3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身份重构与专业发展

自我理解的强化、专业技能的提升以及生态环境的改善,系教师专业发展的“三驾马车”[5]。对此,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确立专业自信心,强化自我专业的角色扮演,积极建构远程教育教师身份所需的专业情感、专业水平以及专业技能,从而在重建自我角色扮演的过程中实现专业发展。

3.1教师教育理念的更新与专业情感的确立

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应当摆脱单纯的授业、解惑思维,将自我职业与传道相联系。在此,远程教育教师应当将“道”理解为获取知识、掌握技能的途径与方法。因此,现代远程教育教师就应该立足于宽广的事业,树立一种引导与帮助的教育理念,拥有远大的教育情怀。对此,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强化对开放教育、网络教育以及终身教育等相关领域的专项研究,强化对远程教育理念、双向作用与交流理论等远程教育最新理论知识的学习与更新,进而在教育实践活动中确立正确的课程目标、遴选合适的学习材料、组织有序的教学过程、注重深入的情感交流,以适应现代远程教育实效性提升的现实需求。当然,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还需要与时俱进地对受教育者的实际状况进行把握,比如学习背景、年龄特征、倾向采用的学习方式、个人学习目标,等等,继而根据开发教育对象的多元化特征,确立契合学生实际需求的远程教育目标、内容与方法,并在实践中不断提升自身的共性辅导能力与个体差异的捕捉技能。

3.2自我知识结构的优化与专业水平的提升

现代教育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处于远程开放教育环境中的知识呈现出多元化、流动性等特征,由此要求远程教育教师不断优化自我知识结构,尤其是专业知识的整合与联通能力。对此,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专”精一门,继而对与本专业相关的多门专业知识有所了解,从而实现自我专业结构的不断优化,实现个人知识的既定性向知识境遇性、知识的绝对性向知识相对性的转换,从而引导受教育者实现知识概念的有效迁移,实现对知识资本的重新配置以及优质资源的有效推送。其次,鉴于现代远程教育学习者实时性缺乏,以及工学矛盾的客观存在,就要求远程教育教师需要形塑专业知识形式化与规约化的素养,继而引导学习者将知识予以抽象,实现知识的有效存储、提取以及应用,实现开放学习实效性的全面提升。

3.3信息技术的教育整合与专业技能的塑造

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强化现代教育技术条件的整合工作,即需要在提升自我学科教学素养的同时,强化多重媒体资源的开发与有效整合,尤其是需要在教育技术与学科知识有机融合过程中,实现专业知识的有效传授。处于信息技术迅速变革的环境下,现代远程教育教师需要不断提升专业技能,尤其是自我资源建设与信息处理素养、远程教育数据分析与统计素养、开放学习需求与学习热点的探寻素养、教学评价与反馈信息的整合能力,从而在多重专业技能的有效整合中,引导广大学习者感悟现代远程教育的独特魅力,不断提升其对现代远程教育的认同度。当然,现代远程教育教师也正是在学习者学习效果提升的过程中,强化教师专业发展的意识与能力,实现教学实践与教育理念的有机统一,形塑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群体身份的归属感,确立现代远程教育教师的角色扮演[6]。

4结语

本文针对现代远程教育教师角色扮演中自我、他者和群体三个维度认同的危机现状,分析了其角色扮演危机的生成要素,为强化教师自我角色扮演过程中实现专业发展提供了现实路径。

参考文献:

[1]公艳艳.远程教育教师职业倦怠产生的原因及干预策略[J].陕西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5(4).

[2]马静.远程教育教师的角色转换及专业发展[J].继续教育研究,2016(1).

[3]刘彦,贾凤翔.远程教育教师在社区教育中角色定位与能力素养研究[J].成人教育,2016(2).

[4]李志凯.远程教育教师专业发展研究[J].继续教育研究,2016(6).

[5]刘冰.现代远程教育理论下的教师角色重塑[J].中国成人教育,2016(12).

[6]王文芳.终身教育视域下远程教育教师的专业发展研究[J].人才资源开发,2016(19).

作者:金瑾 单位: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招生就业处

相关期刊

东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教育综合

出版地:江苏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