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慢性肾衰中医医疗方式研讨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9-01-29 11:42

本文作者:刘诗清 单位:河南省巩义市阳光医院

临证常见面白肢冷,体倦神靡,口黏而干,不欲饮水,头晕耳鸣,腰膝酸软,白昼尿少,夜尿增多,甚至尿闭,周身浮肿,按之如泥,舌质淡,苔白或白腻,脉沉滑。辨证属肾阳虚衰,气机不利。治当温阳补肾。方选金匮肾气丸、右归丸化裁。处方:肉桂、熟地、附子、山药、山萸肉、茯苓、泽泻、牡丹皮、枸杞子、杜仲、菟丝子、鹿角胶等。水煎服,每日一剂。

清热毒,化湿浊,蠲邪外出

脾肾亏虚,水湿不化,湿浊壅滞,日久化为热毒,阻塞脉络,阻滞气机,耗伤正气,三焦气化不行,以致肺气壅塞则胸闷,气短,喘促;湿热浊毒壅滞中焦则恶心呕吐,食不得入,腹胀,纳差,胃脘满闷;痰饮瘀血阻滞胸胁则胁腹胀满,肌肤甲错;热毒灼伤血络,血不循经则吐血,衄血,便血;湿热浊毒上蒙清窍则头重如裹,神识昏蒙,甚至言语错乱。因此清热毒,化湿浊,蠲邪外出,使邪有出路。临证常见:胃脘满闷,恶心呕吐,口干鼻衄,齿衄,口气臭秽,头重昏蒙,大便不爽,小便短赤,肌肤可见尿毒霜等,舌质红,苔黄腻,脉滑。辨证属热毒炽盛,湿浊壅滞。治当清热解毒,导滞化浊。方用小承气合藿朴夏苓汤加牡蛎、蒲公英、蚤休等。处方:大黄、枳实、厚朴、藿香、半夏、茯苓、砂仁、蒲公英、牡蛎、生薏苡仁、蚤休等,水煎服,每日一剂。

益气血,健脾胃,扶正固本

肾亏日久,脾阳亦虚,脾肾衰败,气血生化乏源,阴阳气血俱虚,不能荣养肌肤、四肢百骸。心血亏虚则心悸、怔忡,胸闷气短,动则加重,健忘失眠,面色无华;肝血不足则头晕目眩,肢麻,筋脉拘急,妇女月经不调或闭经;肌肤失养则萎黄、干枯无光泽,皱缩;肌肉失养则肌肉瘦削,四肢无力;脾阳虚衰则面白唇淡,少气懒言。除此之外,脾虚湿浊不化可致湿热浊毒壅塞,胃虚不能腐熟水谷则食不得入。因此,健脾胃,益气血为治疗慢性肾衰的重要方面。临证常见:心悸怔忡,胸闷气短,健忘失眠,头晕目眩,肢麻,筋脉拘急,皮肤萎黄干枯,无光泽,肌肉瘦削,四肢痿软无力,面白唇淡,少气懒言。舌质淡,苔白,脉细软无力。辨证属脾阳亏虚,气血不足。治以健脾益气养血。方选归脾丸化裁。处方:当归、党参、白术、黄芪、茯苓、远志、酸枣仁、木香、元肉、杞果、山药等,水煎服,每日一剂。

逐痰瘀,通经络,升降有序

湿热浊毒之邪停滞日久,聚湿生痰,阻塞脉络,脉络不通日久,气滞血瘀,清气当升无以升,浊气当降无以降,清浊想混,升降失常,气机逆乱,阴阳格拒。古人有“久病入络”之论断,因此必当以逐痰饮,通经络,使气血畅通,气机调达,升降有序,才能维持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临床常见:胁腹胀满,口苦干黏,皮肤青筋暴露,甚至肌肤甲错,皮下瘀斑,恶心呕吐,小便短少,甚至无尿,舌质瘀暗,苔厚腻,脉滑。辨证属痰瘀阻络,升降失常。治当化痰活瘀通络。方选导痰汤合血府逐瘀汤化裁:菖蒲、郁金、天竺黄、枳实、竹茹、半夏、橘红、生地、茯苓、桃仁、红花、赤芍、牛膝等,水煎服,每日一剂。

本病在临床中各证型常相互兼挟,并非孤立地出现某一种证型的症状。慢性肾衰早期,阴阳虽虚尚能协调,湿浊等邪亦不重,自觉症状不多,治疗应着重调理脾胃,适当地益气、养血、化瘀祛湿,不宜过用温补。当阴阳失调,湿热浊毒内盛,出现尿毒症症状时,治疗重在协调阴阳,权衡气血阴阳损伤程度,湿浊毒邪壅塞情况,而后辩证施治,扶正而不助邪,祛邪而不伤正。但有时病情复杂,症状较多,中医治疗可针对某一症状或化验指标,不必面面俱到。对尿毒症期的患者,有时恶心呕吐症状严重,不能口服中药,尚可采取中药保留灌肠,通过肠黏膜的透析作用,从而达到解毒泄浊之目的。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期刊

中华传染病杂志

复合影响因子:0.720 综合影响因子:0.653 期刊分类:医药卫生

出版地:上海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北大核心期刊

统计源科技核心期刊

CSCD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