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中医论治更年期女性高血压研究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9-01-26 13:35

摘要:从肝论治,从肾论治,从心、脾论治,从肺论治,从瘀毒论治,从痰论治,从虚燥论治方面,对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人病因病机及辨证论治的研究进展进行综述。

关键词:更年期高血压;女性;中医;综述

1从肝论治

中医学文献没有更年期高血压病名的记载,根据其伴随症状头痛、眩晕伴急躁易怒、恶心、呕吐、耳鸣、烘热汗出、虚烦、少寐等临床表现,将其归属于眩晕、头痛、脏躁、郁证等范畴[3]。肝主疏泄,藏血,喜条达而恶抑郁。《素问•至真要大论篇》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灵枢•天年》云:“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灭,目始不明”。《血论证》:“以肝属木,木气冲和调达,不致遏郁,则血脉通畅”。因此,有学者提出更年期高血压与肝关系密切,且肝失疏泄为更年期高血压的病理根本,治疗应从调理肝脏为主[4]。吴虹等[5]应用加味逍遥散,采用疏肝解郁法治疗女性更年期高血压,其治愈率较好。应武江等[6]应用清肝活血汤联合洛丁新治疗更年期高血压,取得了满意疗效,效果优于单纯西药组。刘静秋[7]辨证应用天麻钩藤饮治疗44例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人,效果良好,且头痛、头晕等临床症状更快消失,无不良反应。陶丽丽等[8]应用清眩降压汤治疗女性轻、中度更年期高血压,有良好的降压效果,能降低血压变异性,改善更年期症状、血脂代谢、血清雌激素及血管紧张素Ⅱ水平。

2从肾论治

《灵枢•海论》曰:“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肾精不足,则髓海空虚,脑失所养。有研究认为更年期高血压中医病机主要是更年期妇女天癸衰少,阴阳失衡,冲任亏虚,精血不足,形成阴阳俱虚,不能濡养温暖其他脏器,而出现种种证侯[9];故张伯讷教授经临床反复筛选验证,最终运用方剂二仙汤为主方进行化裁,通过温肾阳、滋肾阴、调理冲任,治疗更年期高血压。二仙汤全方由六味中药组成:仙茅、淫羊藿为君,巴戟天为臣,黄柏、知母为佐,当归为使。高文军等[10]应用二仙汤加减治疗女性更年期高血压,总有效率为92%。朱宝珍等[11]研究显示二仙汤对改善更年期女性高血压病人生活质量效果较好。叶盈等[12]观察六味地黄丸联合络活喜治疗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结果显示治疗组疗效及血压改善程度优于对照组。

3从心、脾论治

女子以血为用,心主藏血,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女性绝经前后,天癸渐绝,气血皆亏,心失所养;加之社会环境、生活压力等因素,导致经期女性劳神思虑,暗耗心血,又因思虑损伤脾气,形成心脾两虚证,从而出现头晕目眩,神疲忧郁,悲伤欲哭,月经紊乱。所谓“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故从调理心脾的角度,立法健脾补血,养心安神,归脾汤加减。归脾汤始载于宋代严用和《济生方》,用治思虑过度,劳伤心脾,健忘怔忡,明代薛立斋《校注妇人良方》,在原方中增加了当归、远志两味,即现应用的归脾汤,功能益气补血,健脾养心。宁廷伟[13]运用归脾汤治疗更年期高血压病人102例,有效率为96%。徐耀琳等[14]用归脾汤加减配合温针灸治疗更年期高血压病人50例,总有效率为94%。

4从肺论治

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的中医诊疗中,“肺”脏的作用一直以来较少论及。中医理论认为,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肺朝百脉,主治节。肺之阴阳失调,或邪气犯肺,使肺之生理功能失常,则可致多种病证发生[15]。清代高士宗《黄帝内经素问直解》曰:“经气归于肺者,经液之气,肺居其首,故归于肺也,肺朝百脉者,肺受百脉之朝也”[16]。《素问玄机原病式•五运主病》中言:“所谓风气甚,而头目眩运者,由风木旺,必是金衰不能制木,而木复生火,风火皆属阳,多为兼化,阳主乎动,两动相搏,则为之旋转”。何立人认为,“佐金平木”法治疗高血压病是针对“金衰不能制木”,即肺金功能低下,不能制约肝木,以致肝阳上亢或肝火上炎而导致的一系列病证[17]。袁艳红等[18]认为更年期高血压病人不应忽视从肺论治,治疗上宜清肺泄热同时滋养肺阴,选用桑菊饮合百合固金汤加减,常用药物如桑白皮、芦根、桔梗、杏仁、百合、沙参、葶苈子、苏子、黄芩,可加丹参益气活血。若痰郁化火,心烦口渴,宜用黄连温胆汤以清热化痰。

5从瘀毒论治

叶天士提出了“久病入络”和“久痛入络”,强调“初为气结在经,久则血伤入络”。研究指出高血压病是全身性血管性疾病,在病位上与络脉有关联,在发病机制上与络病类似,属于络脉病变[19]。更年期女性肾脏的温煦气化能力逐渐减弱,易导致气虚,血行无力,瘀滞脉中,从而产生一系列的临床不适。再者更年期女性常因社会因素、生理因素,导致气机不畅,从而加重血瘀。故更年期女性高血压病人的中医治疗,不应忽视血瘀的病机,应该适当运用活血化瘀药物。黄永生教授认为更年期高血压病的病机关键在于瘀血、痰毒内生,毒伤血络[20]。王金芳[21]运用活血祛瘀法治疗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人56例,总有效率为94.64%,疗效显著优于单纯西药组。

6从痰论治

《丹溪心法•头眩》云:“头眩,痰挟气虚并火,治痰为主,挟补气药及降火药。无痰则不作眩,痰因火动”。明代张景岳尤其重视因虚致眩,指出“无虚不作眩”“眩运一证,虚者居其八九,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绝经期女性,五脏虚衰,引起体内津液输布排泄障碍,不能升清降浊,津液蒸化不能,变为痰饮;痰饮之邪,既是病理产物,又是致病因素,上蒙清窍,亦扰乱气机,导致气机不畅,气血逆乱,出现头晕如裹,胸闷呕恶,喉中如有痰阻,精神抑郁,月经紊乱等症状。治疗应从调理脾肾入手,同时兼顾祛痰化饮解郁。雷震云等[22]运用半夏白术天麻汤治疗痰浊中阻型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人,将114例病人随机分成治疗组与对照组,各57例。分别于治疗前后进行24h动态血压监测(ABPM),结果显示祛痰化浊法可以有效地干预痰浊中阻型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病人的血压变异性。冯晓敬[23]运用温胆汤化裁,清热化痰,和中安神,治疗胆郁痰扰型更年期高血压病人取得满意效果。

7从虚燥论治

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相当于中医“风眩”“脏燥”范畴[1]。流行病学调查发现高血压的发病在同一国家也存在显著的地域差异[24]。《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西方生燥,北方生寒”。林雪等[1,2526]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与观察,发现新疆更年期高血压女性病人除眩晕、头昏、烘热汗出外,多见咽喉干燥、口舌干燥、心烦急躁易怒、不耐思虑、或手足心热、失眠、耳鸣、易疲乏等症状,提出女性高血压病(更年期)阴虚内燥证。并运用虚燥更平颗粒治疗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结果显示滋阴润燥法可显著减小阴虚内燥型更年期女性病人的血压变异性,并且可以调节体内雌激素水平,改善糖脂代谢紊乱,提高生活质量。综上所述,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病人的中医诊治没有统一的标准,女性更年期高血压的发病机制十分复杂,单一的降压治疗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应从整体出发,从改善生活方式、调节情志、心理疏导等多方面加以治疗。中医药应发挥自身的优势,重点治本,通过辨证论治,调理相应的脏腑功能,加以疏导气机、化痰祛瘀等驱邪方药,从根本上改善更年期女性高血压病人的临床症状、生活质量及预后。

作者:魏艺 封锐 胡元会 宋庆桥 褚瑜光 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南区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期刊

天津医科大学学报

复合影响因子:0.586 综合影响因子:0.444 期刊分类:医药卫生

出版地:天津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统计源科技核心期刊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