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僵直型帕金森病的中医诊疗进展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9-01-24 13:43

摘要:总结近年来中医药治疗僵直型PD的国内研究文献,从PD的病因病机、中药治疗、针灸治疗、中药熏洗等方面进行阐述,发现中医药治疗不仅能改善PD的僵直少动症状,还能延缓疾病进展,且安全性较高。

关键词:僵直型帕金森病;中医药;治疗;病因病机;综述

1病因病机

1.1虚证

1.1.1肝肾亏虚,筋脉失养

刘赟[11]认为,肝主藏血,濡养筋脉,肝血不足,肾不足,无以助肝化生精血,筋失濡养则筋脉拘紧。吴文尧认为病人年老,肝肾亏虚,阴虚阳亢,阳亢化风,闭阻经络而致拘痉[12]。尹园园等[13]认为,肝主藏血,“罢极之本”在体合筋,其华在爪;若肝有病变,肝血不足,筋膜失养,虚风内动,可引起肢体麻木,运动不利,关节活动不灵或肢体屈伸不利,筋脉拘急,肌肉僵直,行动迟缓;又肝肾同源,肝血亏虚,子病及母,肾主骨生髓,加重肌强直。

1.1.2气血亏虚,筋脉失养

马龙[14]认为PD的僵直少动症状与脾胃功能密切相关,由于脾胃最先受损,致气血失源,脏腑失强,诸邪化生,或生痰浊,或生血瘀,或化热动风,且脾胃虚则难失药力,治疗本病当重点调理脾胃。赵彩燕等[15]认为年老体衰,摄生不慎,房事过度或他病所伤,可使精血亏少、筋脉失养而致肢体拘急僵直;若肝阴血不足,筋骨失荣,便见肢体屈伸不利。韩世友[16]认为,本病多为老年发病,年高病久,气血盈少亏多,遂失却濡养,筋脉失荣,僵直为气血亏虚、虚风内动的最典型症状之一。李国辉等[17]认为本病僵直少动的病机关键是阴血不足、筋失濡养,以虚为主,治疗以养血柔筋为法。

1.2虚实夹杂

1.2.1肝肾不足,风痰瘀阻络

邹忆怀[18]总结王永炎治疗经验,指出PD病机复杂,多虚实夹杂,但病机根本在脏腑渐衰,主病在肝、肾、脑髓及脾、胃,年老精亏,脏气虚衰,肾亏髓减,虚风内动;气血精津不足,气血运化不利,内生实以邪,实邪以内风、瘀血、痰浊为主,互相影响,导致病程绵延。樊蓥[19]总结周仲瑛治疗经验,指出僵直型PD本源在由生理性虚衰及病理性损害引起的肝肾亏虚上,标在内风痰瘀,虚实夹杂为病。何思陈等[20]认为,本病为本虚标实之证,本虚多与肝肾不足有关。肾藏精不足,肾水不能涵养肝木,肝体失却滋养,筋脉不得濡润,则四肢肢体痉挛;肾精虚少,则髓海不足,脑失所养。标实为痰瘀内生;阻滞脑络,经脉不利,则病情进一步加重。

1.2.2肝肾不足,血瘀风动

有研究认为,肾虚为发病之本,肾虚是导致肝风的主因,而肝为木需肾之水,肾气衰则水不涵木,肝主筋,肝木失涵,则筋脉失养,出现肝风症状;血瘀为发病之标[21]。血液壅塞脉中,运行不畅,以及离经之血瘀滞一处。余婷[22]认为PD病人出现僵直症状本为肾衰髓减脾虚,标为血瘀、风动、年老多因素杂合而致则脾肾虚衰,气血津液生化失源,虚风内动,髓海失养,气化失常,则血行不畅,脉道瘀阻,可见僵直、拘急、动作迟缓、步态慌张、言语蹇涩、表情呆板、久站无力、便秘、排尿困难、睡眠异常、肢体麻木疼痛、痴呆、精神异常等症,血瘀表现于外,则见面色晦暗、发甲焦枯、唇舌紫暗、脉象弦涩或结代等症。

1.2.3阳气虚衰,寒凝筋脉

刘英飞[23]认为“寒主收引”,易致机体筋脉拘急,故表现为肢体拘紧、筋急不利、肌张力增高,呈铅管样或齿轮样增高,如冻僵一样;“寒性凝滞”,故表现为运动迟缓,即随意运动减少,包括始动困难和动作缓慢,亦可见于起身时全身不动,或在活动中突然出现身体僵硬,西医称之为“冻结”发作或凝滞步态。“寒为阴邪,易伤阳气”“阳气主升、主动”,寒邪内生,耗伤机体阳气,阳气受损则可表现为运动减少、肢体僵硬等表现。古人云:“血得温则行,得寒则凝”,机体阳气虚衰,虚寒内生,不能行营血,则血滞为瘀;瘀血为有形之物,易阻碍机体经脉运行,致肢体失养而成肢体拘急。

2治疗

2.1中药治疗

2.1.1补中寓攻

2.1.1.1滋补肝肾,兼活血息风

刘赟[11]将治疗组21例PD病人予多巴丝肼片(美多巴)联用帕病1号方(药物组方:乌茱梅、山茱萸、当归、白芍、熟地、葛根、黄连、熟附子、元胡、白术),对照组33例PD病人予美多巴治疗,治疗3个月后,病人右手僵直较对照组明显改善,余肢体僵直改善不明显。张可可等[24]将56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28例,两组均给予控制血压、血脂等常规治疗,对照组给予多巴丝肼片,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加服镇肝熄风汤(药物组成:怀牛膝、代赭石、生龙骨、生牡蛎、生龟甲、生杭白芍、玄参、天冬、川楝、生麦芽、茵陈、甘草),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病人肌僵直较对照组明显改善。孙玉芝[25]将41例PD病人分为治疗组22例和对照组19例,治疗组予帕病1号方(药物组成:乌梅、当归、山茱萸、白芍、熟地黄、葛根、黄连、川芎、石菖蒲、炙甘草)联合美多巴,对照组予美多巴治疗。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病人强直症状、日常活动和运动功能较对照组明显改善。白清林等[26]将60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各30例,两组均以美多巴为基础治疗药,治疗组加服熄风定颤丸(药物组成:制首乌、龟甲、天麻、僵蚕、石菖蒲、川芎、白芍),治疗12周后治疗组病人僵直症状较对照组明显减少。

2.1.1.2补气养血,兼舒筋活络

赵彩燕等[15]将58例早期PD病人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28例)予帕病1号方(药物组成:乌梅、白芍、山茱萸、当归、熟附子、熟地黄、黄连、川芎、葛根、炙甘草、何首乌、人参、石菖蒲)治疗,对照组(30例)予美多巴治疗,疗程均为2个月,治疗后治疗组肌僵直症状减轻。韩世友[16]将60例PD病人随机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各30例,对照组给予美多巴治疗,治疗组在美多巴治疗基础上加用控帕汤(药物组成:熟地、当归、白芍、黄芪、白术、天麻、防风、全蝎、葛根、伸筋草、地龙),疗程均为3个月,治疗后治疗组病人僵直症状积分明显低于对照组,且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吕少华[27]将僵直少动型PD病人运用简单随机法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予美多巴治疗,治疗组予美多巴、帕病1号方(药物组成:乌梅、山茱萸、当归、白芍、熟地黄、何首乌、葛根、黄连、川芎、木瓜、炮附子、甘草)、注射用葛根素、松龄血脉康胶囊治疗12周,治疗后治疗组僵直少动症状较对照组明显改善。

2.1.2攻补兼施

2.1.2.1补益肝肾,祛风化痰散瘀

翟长皓[28]将58例PD病人采用简单随机法分为两组,对照组(28例)采用美多巴治疗,治疗组(30例)在美多巴治疗基础上加定颤颗粒(药物组成:首乌、桑寄生、炒白芍、川芎、鬼箭羽、胆南星、钩藤、生牡蛎、炙全蝎),两组疗程均为3个月。治疗后治疗组肢体拘挛、项背僵直症状较对照组明显改善。江雪梅等[29]将68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34例,对照组按照PD治疗指南用药原则给予多巴丝肼片、卡左双多巴控释片抗PD基础治疗,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加用补肾活血通络中药(药物组成:熟地黄、生地黄、制何首乌、炙龟甲、白芍、枸杞子、丹参、当归、桃仁、钩藤、全蝎、僵蚕)。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病人不仅僵直症状较对照组缓解,还可缓解机体因服用多巴制剂而引起的恶心、呕吐、头晕、精神障碍、失眠等不良反应,可起到明显的增效减毒作用。

2.1.2.2补益肝肾,活血息风

夏毅等[30]将60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各30例。对照组采用常规美多巴治疗,治疗组在常规治疗基础上采用平颤汤(药物组成:天麻、鳖甲、钩藤、杜仲、白芍、生地黄、何首乌、炙全蝎、当归)治疗。治疗3个月后,治疗组肌僵直症状较对照组明显缓解。李敏等[31]将120例PD病人随机分成治疗组和对照组各60例,治疗组服用补肾活血颗粒(药物组成:肉苁蓉、山茱萸、何首乌、当归、赤芍、丹参、蜈蚣、川芎),对照组服用安慰剂,均以美多巴等西药为基础治疗。前3个月为治疗观察期,疗程结束后带药随访6个月,治疗后治疗组较对照组病人肢体灵活性提高,躯体不适感减轻。罗海龙等将66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33例,对照组给予美多巴治疗,治疗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加用止颤平郁汤(药物组成:炙黄芪、丹参、当归、白芍、生地黄、熟地黄、钩藤、升麻、川芎、防风、全蝎、细辛、威灵仙、甘草、茯苓),治疗3个月后,病人颈项僵直较对照组改善明显。

2.1.2.3益气温阳,散寒行滞

孟毅等[32]自拟温阳舒筋汤[药物组成:附片、鹿角片、淫羊藿、巴戟天、党参、生白术、茯苓、桂枝、白芍、钩藤、葛根、熟地、田大云、龟板胶(烊化)、山萸肉、炙甘草]治疗,病人的肢体僵直等症状改善明显。苏巧珍等[33]运用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治疗僵直少动型PD病人31例,经治疗后病人日常活动及运动功能明显改善,结果表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可显著改善僵直少动型PD病人的运动功能。刘英飞[23]将40例僵直少动型PD病人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各20例,试验组采用麻附辛汤(炙麻黄、熟附子、细辛、丹参)加味及美多巴治疗,对照组予美多巴治疗。治疗3个月后,试验组相关运动功能积分较前下降(P<0.05)。余成林等[34]将53例PD病人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28例和对照组25例,对照组予美多巴治疗,治疗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加服温肾祛风散寒汤(药物组成:鹿茸、鳖甲、熟地、肉苁蓉、何首乌、防风、川芎、青风藤、蝉衣、石菖蒲、僵蚕),两组疗程均为12周,治疗后治疗组总有效率为75%,对照组仅为56%,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且治疗组僵直改善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

2.2针灸治疗

王晓颖等[35]将91例PD病人随机分为药物组(31例)和电针1组(30例),穴位选择(上肢取曲池、外关,下肢取足三里、阳交)配合美多巴,得出100Hz电针对PD肌僵直的治疗具有积极意义,能稳定肌僵直症状,延缓其发展,停止使用100Hz电针治疗后,肌僵直情况继续进展。邓贤斌[36]将60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34例)与对照组(26例),治疗组采用艾灶直接灸联合毫针针刺、腹针的方法,直接灸法取穴:①中脘、气海、关元、绝骨双;②四花穴(胆俞、膈俞双)、大椎、命门,两组交替使用;毫针取穴:百会、印堂、四关(合谷、太冲均双侧);腹针取穴:引气归元(中脘、下脘、气海、关元),治疗20次。治疗后对照组病人病程较治疗组长,治疗组经干预后肌僵直评分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

2.3中药熏洗

李成栋[37]将80例PD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各40例,治疗组采用中药熏洗(药物组成:当归、红花、透骨草、伸筋草、大黄、鸡血藤、川芎、桃仁、生乳香、生没药、苏木、松节、川椒、五加皮、威灵仙、生川乌、生草乌)加美多巴治疗,对照组仅行美多巴治疗,两组治疗4个月后,治疗组肌僵直、疼痛较对照组明显缓解。

3小结

传统中医药通过辨证施治,能够有效缓解僵直型PD病人的临床症状,改善运动障碍,延缓疾病进展,明显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在联合使用左旋多巴制剂治疗时,能够减少西药的用量[38],减轻药物的毒副作用,发挥增效减毒的作用。

作者:吴文华 叶青 陈杰 单位: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期刊

世界睡眠医学杂志

复合影响因子:0.012 综合影响因子:0.032 期刊分类:医药卫生

出版地:北京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国家级期刊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