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流派间中医调经及用药区别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9-01-22 18:26

本文作者:高宇、许丽绵 单位:广州中医药大学

在中医数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精彩纷呈、百花齐放的学术流派,这些流派在坚持中医基本理论基础上和而不同,其相互借鉴、相互争鸣的发展过程亦推动了中医学的的发展。妇科流派在当代已逐渐成近10支特色不同的派系,在融入中医各家流派学术特色同时,更具有妇科学特有的特点。笔者现以调经为例,选取影响较大的派别从调经思想及用药特色两方面进行浅析。

1海派

海派妇科形成于近代上海特殊的社会环境,具有鲜明的“海派文化”特色和上海地域特征。该流派融汇各派之所长,贯通中西,包容并蓄,充分体现“有容乃大”、“和而不同”与“止于至善”等特征。创新性及开放性是其最大特点。其医家荟萃,名医辈出,自清末明初到建国以来,上海城区中较有名望的妇科流派10余个分支派别。各派大多以家系传承为主,用药特色不尽相同。其中位于江湾的蔡氏妇科传承7代,经历200余年,以其用药简练精当,药效迅速而闻名;位于南通的朱氏妇科亦传承4代,因其注重对脏气及冲任的调节,用药灵活多变,疗效确切而名扬。由于两家均属传承链较长,影响力较大的分支,故以之为例介绍海派妇科特点。

1.1调经思想

1.1.1江湾蔡氏

蔡氏妇科在治疗上强调养血为先、理血为要,主张“妇人血宜多而气宜少”,“血易耗而气宜结”,治疗月经疾病主张“气以通为顺,血以调为补”的“通调”观,认为各种月经病均应以调摄为主,顺气宜宣达,行血宜和化,滋血需通调,益气当柔润。故治疗闭经不尚攻伐,崩漏不专止涩,用药多以理气养血之品为要,而香附更为常用之药。早年蔡氏妇科先辈就主张衷中参西,第7代传人蔡小荪教授博采众长,贯通中西,创造性的提出中医周期调治法(调周法),为当代中医调周思想奠定了基础。调周法的具体思路为:调经应顺应月经周期。月经期以养血活血为主,予四物汤加减,凡经期与经量、色、质、味异常者均可在此期调治;经后期是调经、种子的基础阶段,宜育肾通络;经间期肾气充盛,是阴阳转化、阴极生阳的种子时期,治疗以促使阴阳转化为宗旨;经前期肾气实而均衡,气血充盛,以“育肾培元法”,治疗以维持肾气均衡为原则[1]。

1.1.2南通朱氏

朱氏现已传承4代,各代在继承的基础上均对朱氏妇科有创造性贡献。第1代朱南山先生认为妇科论治应注重调节各脏之气机,可归纳为调气血、疏肝气、健脾气、补肾气四大法则,其治疗妇科病均以恢复脏腑功能气机为目的,晚年制定了“妇科十问歌”,奠定了朱氏妇科基础[2]。第2代朱小南治疗妇科病注重从奇经八脉入手,认为妇科病证虽以冲任督带病变较多,但奇经八脉为一整体,病初则为局部经脉受累,日久则八脉俱病。故提倡欲提高妇科证治疗疗效,必加强对奇经八脉的论治,并与脏腑气血的论治有机结合起来[3]。第3代传人朱南孙在前辈基础上,根据多年妇科临床经验,认为治疗妇科疾病的原则是调节动静平衡,将法则概括为“从、合、守、变”四大要旨,意为反治法、兼治法、恒法,灵活变通。即动之疾制之以静药、静之疾通之以动药、动静不均者,通涩并用,更有动静之疾复用动药,静之疾再用静药以疗之者[4]。三代传人根据妇科疾病特点,无论在治法还是用药上,均对治疗妇科疾病进行了高度归纳,推动了中医妇科学的发展。

1.2用药特色

海派用药简练、轻灵,处方用药一般10~12味,皆常用之品。蔡小荪在秉承家传用药简洁特色基础上,融入晚清孟河流派“醇正和缓”的思想,剂量灵活多变,少则10g,多则60g,以病情轻重缓急为据,为蔡氏妇科用药特色赋予新的内涵。而朱小南总结出调理冲脉常用药物,以之调经引经[3]。另外在剂型上,海派善用滋膏调治各种妇科慢性、虚性及疑难病症,收到较好的疗效。

2新安医学

新安医学以历史悠久、医家众多、医著宏富著称于世。如著名的四大温病学家叶天士及其著作《临证指南医案》、《温热论》就是新安医学优秀代表。而妇科是新安医学中见于文献记载最早的学科之一,也是新安医学中起源最早、名医最多、影响最大的学科之一。

2.1调经特色

该派治疗妇科病充分体现顾护妇人“阴常不足,阳常有余”的生理特点。治疗属血热实证的月经病鲜用苦寒泻火之法,而以“盛其水平其火”之法,认为血热护阴,水盛则火平;认为月经过少、闭经等病是因阴血不足为其本,虚中夹滞为其标,只有三阴脉盈,其气自充,虚滞自除,经血自畅,故以增液行舟为法,富其源流,充其血脉,再行理血调经,临证常以四物汤养血和血为主,再辨证加减[5]。新安医家常以四物汤为妇科常用基本方剂,确定了四物汤为调经养血之主方的地位,并创制了桃红四物汤。方中以四物汤中地、芍滋阴补血而富其水源,归、芍补肝行阳而疏其水流,充分体现了新安妇科中处处顾护阴血、养血和血的特色;加桃仁、红花增强活血行滞之力。

2.2用药特色

常以四物汤作为基本方剂,并随症加减;剂型善用散剂,对痛经、急症、瘀滞证更善用之。

3孟河医学

孟河医派妇科学文献很少,鲜见专门从事妇科的医生,但该派医家医著的传世均含有妇科学的内容,代表如费伯雄、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其中,丁甘仁为当代孟河医学妇科领域较有影响力者,其《丁甘仁医案》记载调经、崩漏、带下、产后等诸多妇科病种。该学派治疗妇科病重视肝脾,有别于传统观念“经水出诸肾”、“肾水少则月经少”支持下的补肾调经法。其治疗经、带、胎、产诸症皆不离肝脾,实则泄、郁则疏、亢则柔、虚则养。其立法和缓醇正,辨证细腻准确,尤其重视舌诊和脉诊[6]。孟河医派遣方用药以轻灵见长,尤善运用“轻可去实”之法,达到扶正不助邪、祛邪不伤正的目的。

4岭南医学

岭南地处热带和亚特带,天气炎热,日照充足,常年受暖湿气流影响,天气潮湿多雨,四季划分不明显。其独特的气候地理特点造成了其疾病特点、居民体质均有别于我国其他地区,如外邪入侵人体常夹湿邪,居民多阴虚、气虚及痰湿体质等;另外,岭南植物生长茂盛,药材种类繁多,盛产南药。上述诸多因素造就了有明显地域特色的岭南医学。岭南妇科医家流派主要有:粤东蔡氏妇科,其传承13代,代表为蔡仰高、蔡纯臣、蔡妙珊等;南海罗氏妇科,其传承3代,代表罗元恺、罗颂平等。现以南海罗氏为主介绍岭南妇科调经及用药特色。

4.1崇尚景岳,调经首重阴阳

罗元恺推崇张景岳的阴阳学说并深入研究其所著《妇人规》,注重命门水火,善于平衡肾中阴阳;组方重视阴阳相配,以达到阴阳相长、精气互生的境界。根据阴阳相配原则,创制了滋肾育胎丸、促排卵汤、助孕3号方等一系列方药。罗氏认为经脉不调多在肾经,主张采用或兼用调补肾阴肾阳之法来治疗。

4.2脾肾为本,气血为用

罗氏认为,妇科病首重调经,经调而后子嗣。月经病虽在血分,但气血来源于脏腑,日久必累及脾肾,或脾肾累及月经诸疾,认为“调经之要,贵在补脾胃以滋血之源,养肾气以安血之室”,调经之法重在调理肾、肝、脾和经、气、血,创造性地提出“肾-天癸-冲任-子宫轴”的概念[7]。

4.3养阴保津,驱邪扶正,攻补有度

妇人数脱于血,阴常不足。罗元恺提出治疗妇科疾病一定要顾护阴液,并提出护阴三法;另外,岭南地区气候炎热,潮湿多雨,人群体质以湿热型和气阴两虚型为多,体质柔弱,不耐攻伐,治疗必须重视地域气候的差异,否则难取良效。

4.4善用南药,药性平和

罗氏善用岭南道地和特产药材,如以道地药材广藿香化湿和胃,以新会陈皮健脾行气,德庆巴戟天补肾助阳,以岭南特有的岗稔、地稔调经止崩,猫爪草化痰散结,荔枝核行气散结等。另外,岭南人体质偏于柔弱,气阴两虚者多见,故所选药物多药性平和,善用甘药,处处顾护阴液。即便实证攻邪时亦选用扶正祛邪之品,虚证时多平补,少用大辛大热、峻补呆补等亦伤阴耗液、助痰生湿之品,强调补而不燥、滋而不腻、消而不伐。再者,岭南长期以来就有自发地应用中草药煲凉茶和煲汤的习惯,故处方一般用量比常用量要大[8]。

5结语

虽然上述不同流派间调经及用药各有特色,但均对中医妇科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以往个派别间均强调传承和发扬本学派为主,但近年来不同妇科流派间的交流越来越密切,流派间学术的交融及渗透越来越明显,这种良性的交流互动必将促进中医妇科学的再一次飞跃。

阅读次数:人次

相关期刊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

复合影响因子:0.402 综合影响因子:0.332 期刊分类:医药卫生

出版地:黑龙江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国家级期刊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