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元稹咏物诗的艺术特色与成就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11-12 15:57

    摘 要: 元稹作为中唐着名诗人, 向来以伤悼诗及乐府诗为学界所关注, 而其咏物诗却缺少应有的关注。本文从元稹咏物诗的创作背景入手, 分析元稹咏物诗的艺术特色:重情比兴、针砭时弊、言语优美, 具有不可抹灭的艺术价值, 其咏物诗的艺术地位同样在中唐占有重要一席。
  关键词: 元稹; 咏物诗; 艺术性;
  Keyword: Yuan Zhen; object-chanting poems; artistic;
  元稹是中唐时期着名的诗人、批评家, 亦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小说家。其诗与白居易齐名, 世称“元白”, 二人多有唱和之作, 友情颇深。今人对元稹诗歌的研究多关注于伤悼诗、艳体诗及乐府诗等方面, 缺乏对咏物诗的关注。以《元稹集》为本, 结合艺术鉴赏和适当考证, 暂确定元稹咏物诗为136首。其咏物诗在思想内容及艺术特色上颇具特色, 描写对象和题材手法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对元稹咏物诗进行整理和分析, 开拓元稹诗歌研究的新领域, 也可以从一个新角度探析元稹的思想情感、人生境遇与中唐诗风之间的复杂联系。
  1、 知人论世:元稹咏物诗创作背景概述
  首先, 对元稹其人及人生境遇做一个大致的考察, 发现其诗歌艺术与人生历程、时代背景之间的联系。元稹 (779-831年) , 字微之, 别字威明, 洛阳 (今属河南) 人。唐代文学家, 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小说家, 其诗歌与白居易齐名, 世称“元白”, 8岁丧父, 少经贫贱, 15岁以明两经擢第。21岁初仕河中府, 25岁登书判拔萃科, 授秘书省校书郎, 28岁列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第一名, 授左拾遗。元和四年 (809) 为监察御史。因触犯宦官权贵, 次年贬江陵府士曹参军。后历通州司马、虢州长史。元和十四年任膳部员外郎。次年靠宦官崔潭峻援引, 擢祠部郎中、知制诰。长庆元年 (821) 迁中书舍人, 充翰林院承旨。次年, 居相位三月, 出为同州刺史、浙东观察使。大和三年 (829) 为尚书左丞, 五年, 逝于武昌军节度使任上。
  元稹一生仕途不顺, 颠沛流离, 四经贬谪。在历经权海浮沉, 人生坎坷之后, 元稹以诗歌抒发心中苦闷。丰富的人生经历及深厚的友情爱情所感, 造就了元稹咏物诗的别具一格的艺术面貌。其咏物诗更多地流连于眼前的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及琐碎器物, 并以此为契机表现矛盾复杂的内心世界, 抒写个人内心的哀怨情愁。元稹同白居易一样, 也以托物言志的艺术手法, 传达了对政局现状的担忧、对个人境遇的抒发、对历史发展的思索。咏物诗因为文人创作环境的改变而展现出各自的特征, 表现出诗人特有的自省和关怀精神。
  其次, 对咏物诗这一体裁进行简单的辨析。咏物诗的滥觞期为齐梁时期, 其时咏物诗大量产生, 成为诗歌创作的重要题材品种。凡一草一木, 一虫一鸟, 一器一物, 皆可入诗。六朝时期的主要咏物诗人有王融、谢眺、沈约、鲍照、萧衍、萧纲、吴药、何逊等人。齐梁时期咏物的主要倾向是体物徒事刻画, 不见神似。咏物之作缺乏兴寄之情, 且有不少诗作格调卑下, 庸俗无聊。齐梁诗风之下, 咏物诗与宫廷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反映出文人庸俗无聊的心态。唐代的咏物诗, 正是对传统咏物诗进行扬弃的产物。它远眺风骚咏物重兴寄的传统, 近承六朝咏物重刻画的遗风。体物工作, 写形传神, 生趣盎然;兴寄之作, 物我交融, 感慨遥深, 使咏物诗的发展达到了成熟与繁荣阶段。“但唐代仅仅一个朝代, 咏物诗的总量就远远超过了以前历代总和。据我们统计, 《全唐诗》中咏物之作多达6021首。再加上中华书局1993年出版的陈尚君辑校的《全唐诗补编》中的728首, 全唐咏物诗总数就增至6789首。” (1) 不仅数量惊人, 而且唐代咏物诗的创作, 从初唐至晚唐呈现一个直线上升的递增态势。
  中唐后期的咏物诗创作伴随着文学上的古文运动和新乐府运动而来。这时期政治上出现革新局面, 诗人们幻想帝国中兴, 其议政参政的政治热情看涨。这时期咏物之作数量激增, 题材逐步扩展, 内容丰富多彩。此时期的咏物诗, 论其主要创作倾向, 大致可分为两派:一是以韩愈、李贺为代表的“奇谲派”, 二便是以元白为代表的“兴寄派”。
  再次, 对元稹咏物诗的全貌做一个综合的考察。元稹咏物, 大多有为而作。按所咏之物, 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自然万物, 包括天时节令草木鱼虫等, 其中以草木鱼虫数量最多, 物象为花、竹最为常见;二是日用器具类, 如剑、弓、酒等;三是文化艺术类, 如画、纸、乐器等。元稹的咏物诗内容广泛, 多见寓言体, 托物言志。亦着重创作咏物组诗, 如《有鸟二十章》《有酒十章》等。元稹的咏物诗既发扬了杜甫即物抒怀、感时讽世的务实精神, 又睹物思人、比兴重情地表达了内心追忆之情, 吟写性情、比兴寄托、寓意弥深, 提高了咏物诗的艺术境界, 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和艺术魅力。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说, 元稹在咏物诗的创作上都有开拓之功。同其一生挚友白乐天, 共同创造出中唐咏物诗繁荣昌盛的半壁江山。
  2、 言志重情:元稹咏物诗的艺术特色
  元稹咏物诗的艺术创作具有不可磨灭的艺术价值, 纵然提起中唐咏物诗, 多是以白居易居头功, 咏物诗数量为唐代诗人之最, 佳篇众多, 大体以平易出之自成一格。“元白”并称, 但二者的艺术成就不可只重其中一者。二者诗风相近、唱和众多, 但元稹的咏物诗多以情感见长, 状物抒情并不是一味地以物为绝对中心, 而是物我交融, 情贯物中。咏物诗中寄托着人生感慨, 寄寓着人生理想, 通过对所咏之物的描绘, 透射出元稹其人的浓郁感情及其身后所映照的整个浩大中唐。
  2.1、 情花意竹
  元稹咏物诗中, 以描绘花和竹数量最多, 俯拾皆是。诗人笔下的花与竹, 寄托着诗人深厚的感情, 表达着诗人的人生理想, 名之为“情花意竹”, 主要包括《桐花》《种竹》《牡丹二首》《赋得雨后花》等。如《菊花》:
  秋丛绕舍似陶家, 遍绕篱边日渐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 此花开尽更无花。
  看似描写寻常的村落人家, 写出菊花之开在秋季, 后一句别有深意, 既写出了菊花不争名利的君子之名, 又与“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却巫山不是云”遥相呼应, 深感诗人思念妻子之情之深切。如《斑竹》:
  一枝斑竹渡湘沅, 万里行人感别魂。
  知是娥皇庙前物, 远随风雨送啼痕。
  将斑竹的神话意象引申出来, 正所谓“斑竹一枝千滴泪”, 娥皇女英哭泣之泪使诗人痛感别魂。穿过风雨, 只为一睹离人之泪, 解相思之情。亦有借书写树木表达心中志气, 如《松树》:
  可怜孤松意, 不与槐树同。
  闲在高山顶, 樛盘虬与龙。
  诗人赞松之高洁, 认为其可作为人格修养的榜样。借孤松傲立山上之姿比自身立于世上之躯, 以其不与槐树同列比诗人不与俗世同流之志。宁愿立于高山看世事更迭, 亦不愿与自己胸中之志相悖。尘土之中, 不为大厦栋梁庇诸侯, 不与名利为行伍。《月林花》《红芍药》《高荷》等诗则通过咏物的形式表达了自己知足保和的心态。由此可见, 元稹诗中所出现的花、草、竹、树多与诗人情感紧密相关。或表达诗人追忆爱人、思念友人之感, 或抒发内心不得志的愤懑、远于庙堂不甘沉沦的志气。元稹笔下的花成为了诗人追忆爱妻的心绪之结, 竹成为了诗人立于世事浮沉的高洁象征。凡此种种, 皆是诗人无可奈何、挥之不去的心中之感。
  2.2、 针砭时弊
  “刺”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由来已久。元稹咏物诗中有一类, 讥讽时政, 为寒士鸣不平, 寄寓着诗人自身的政治理想。此类诗歌多作于诗人被贬途中, 从中可窥见诗人内心复杂的情感历程。诗人把主观之情寄托于客观之物, 借物抒情, 托物言志, 使笔下所咏之物有了更深层次的意味。如《兔丝》:
  人生莫依倚, 依倚事不成。
  君看兔丝蔓, 依倚榛与荆。
  荆榛易蒙密, 百鸟撩乱鸣。
  下有狐兔穴, 奔走亦纵横。
  樵童斫将去, 柔蔓与之并。
  通过描写兔丝依倚荆榛, 最终遭受被砍去的命运, 讽刺当时官场中相互勾结的朋党现象, 亦写出诗人不愿与此等人物同流合污的高洁之气。《分水岭》通过描写“分流水”“东西随势倾”的特性, 讽刺了当时人为追求一己私利, 是非不分、善恶不辨的丑恶嘴脸, 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易时不易性, 改邑不改名”的坚定立场。
  《虫豸诗》七首, 记载了通州七种恶虫及当地居民的应对之法。元稹在序中即说明作此七首组诗“以备琐细之形状, 而尽药石之所宜, 庶亦叔敖之意焉”, 其重点自是“叔敖之意”。七虫豸是七种剧毒动物, 象征着社会的黑恶势力, 如宦官、贪官、地方恶霸等。这些虫豸不仅本身有剧毒, 还相互掩护, 加重其毒性。如蛒蜂, “巢在褰鼻蛇穴下, 故毒螫倍诸蜂虿”, 它本身有剧毒, 又生在褰鼻蛇的穴下, 受褰鼻蛇的保护。“蚊蟆与浮尘, 皆巴蛇鳞中之细虫耳, 故啮人成疮, 秋夏不愈”, 这二虫也是寄身于蛇。反映在现实生活中, 即社会上黑暗势力的相互勾结。虽然社会如此黑暗, 但诗人相信虫豸总有死亡的时候, “气平虫豸死, 云路好攀登”。
  元稹的此类咏物诗可是说对前代的继承, 不仅以美好事物为刻画对象, 也着重表现社会丑恶, 如上文提到的《虫豸诗》七首。以丑恶事物来讽刺社会之中存在的丑恶现象, 正是元稹对咏物诗题材的开拓。综上所述, 元稹咏物诗中不仅有着满溢诗人情感的抒怀之作, 亦有针砭时弊、关心现实、满怀民生疾苦的情志。将个人情志与时代风潮想联系, 体现了中唐诗歌整体的创作风气。又在感伤、闲适之中多一份现实之感, 既体现了诗歌的抒情功能, 又彰显了诗歌的社会价值。
  2.3、 言语之艺
  元稹诗歌不仅在描写内容, 思想内涵上有着独特的艺术价值, 在诗歌语言的运用上也有其特征。元稹的诗歌有比较鲜明的三字尾特征, 这特点在咏物诗中亦多有体现。如果押平声韵, 多用“三平调”或“平仄平”结尾, 如《春鸠》共四韵, 其中四韵皆用“三平调”。如果押仄声韵, 则多用“仄仄仄”或“仄平仄”结尾, 如《松鹤》用“药”韵, 共十二韵, 中有六韵用“仄平仄”, 两韵用“仄仄仄”。
  其次, 元稹咏物诗一部分多不转韵, 多见于咏物古体诗。用韵比较灵活, 平韵、仄韵都运用, 有时一韵到底, 有时押邻韵。但与李白等诗人的古体诗相比, 元稹用韵特点是转韵很少。不转韵是汉魏古体诗的主要特点, 被认为是古体诗的正宗。
  再次, 元稹咏物诗多用散句, 对偶自然, 并不追求绮丽之对。如《松树》以散句为主, 并用了不少叠字:
  华山高幢幢, 上有高高松。
  株株遥各各, 叶叶相重重。
  叠字对是汉魏诗人常用的对仗法, 如《古诗十九首》其二中的“青青河畔草, 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 皎皎当窗牗。娥娥红粉妆, 纤纤出素手”。元稹此处四句中用到了三次叠字对, 使诗歌表现出古朴的风格。这种以散句为主、自然的对仗使诗歌表现出自然流畅的风格, 少了雕琢的痕迹, 加强了诗歌的抒情功能与叙事功能, 使其咏物诗加深了历史底蕴之味, 表现出汉魏古诗的特色。
  3、 青史留名:元稹咏物诗的艺术成就
  咏物诗是中国诗歌的古老题材, 屈原的《九章·橘颂》可算我国第一首完整的咏物诗。其后各代诗人都没有停止过咏物诗的创作。元稹古讽中的咏物诗可说是对传统题材的继承。其咏物诗无论数量还是质量, 均具有闪耀中唐的艺术价值。有关元稹诗歌研究多集中于伤悼诗和乐府诗两方面, 对咏物诗缺少关注。提起中唐咏物诗, 只重白乐天一人。针对此种现状, 现突出元稹咏物诗的艺术成就, 确立其应有的艺术地位。
  元稹咏物诗既重抒情, 又兼叙事, 呈现出多样的艺术层次。如《感石榴二十韵》:
  何年安石国, 万里贡榴花。
  迢递河源道, 因依汉使槎。
  酸辛犯葱岭, 憔悴涉龙沙。
  初到摽珍木, 多来比乱麻。
  深抛故园里, 少种贵人家。
  唯我荆州见, 怜君胡地赊。
  观榴花有感, 从一束植物联想起历史的艰辛和岁月的无情更迭, 不仅从一种新颖角度表现出历史的沧桑变化, 也以石榴花之发, 有感人生之心酸。以物鉴史, 托物言志, 大大加深咏物诗的艺术价值, 颇有“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异曲同工之风韵。
  元稹咏物诗加深了所咏之物的意味, 使其体现出从未出现的思想内涵。元稹与妻子韦丛之情千古传唱, “不是花中偏爱菊, 此花开尽更无花”, 此句诗词浅意哀, 菊花象征着隐逸的君子之气, 但是联想元稹《三遣悲怀》之情, 便有了追念爱妻之意, 仿佛孤凤悲吟, 极为扣人心扉, 动人肺腑。
  元稹咏物诗题材广泛, 内涵丰富。大量咏物诗的创作, 既表现了自身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 抒写个人的哀怨情仇, 又关注社会现实, 传达出对政局现状、人生境遇及历史发展的思索。加深了咏物诗的艺术层次, 开拓了咏物诗的艺术范畴, 表现出身处中唐时代文人特有的关怀和自由精神, 具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元稹咏物诗的艺术价值应该得到应有的关注, 其咏物诗的艺术地位不应忽略。其浓愁意哀的重情之笔, 针砭时弊的现实之笔, 言语绮丽的艺术之笔无不表现着元稹在咏物诗领域所做出的贡献。本于物, 发于情, 见于史, 实为中唐咏物诗繁荣局面上不可抹去的一笔。
  参考文献:
  [1]卞孝宣.元稹年谱[M].济南:齐鲁书社, 1980.
  [2]冀勤, 点校.元稹, 撰.元稹集[M].北京:中华书局, 2015.
  [3]兰甲云.简论唐代咏物诗发展轨迹[J].中国文学研究, 1995 (2) .
  [4]石云涛.苏轼咏物词篇目与艺术特色的重新定位[J].许昌师专学报, 1999 (2) .
  [5]周京艳.论元稹的古体诗[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 2012 (4) .

相关期刊

艺术生活

复合影响因子:0.068 综合影响因子:0.023 期刊分类:哲学人文

出版地:福建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