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新世纪俄国青少年国防教育特点分析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10-30 11:36

[摘要]国防教育是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入 21 世纪,为了在变幻莫测的国际局势中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发展,俄罗斯进一步加强了对青少年群体的国防教育。最新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 (2016 年 -2020 年 )》将青少年国防教育视为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之一,政府和社会为青少年国防教育提供组织机构保障,并通过“二战”胜利纪念、军事科普活动不断增强青少年的国防意识,通过正式以及非正式的军事训练使青少年掌握必要的军事技能,使青少年保持对国家武装力量的自豪感,努力营造青少年关心、支持、参与国防建设的社会氛围。
  
  [关键词]21 世纪 ;俄罗斯 ;青少年 ;国防教育。
      国防教育是国防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纵观世界各国,特别是一些军事强国,无一不把国防教育视为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基础因素。俄罗斯亦是如此。进入21世纪,随着国际政治形势的风云突变,俄罗斯地缘政治安全环境严重恶化,尤其是2014年以来发生的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的欧美制裁等一系列问题给俄罗斯的持续发展带来了严峻挑战。俄罗斯总统普京指出 :“尽管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远非所有人都放弃了陈旧的集团思维模式和全球对峙时代的种种偏见,基于卫国战争的历史教训,我们的武装力量必须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我们的人民也需要做好战斗的准备。”[1]因此,俄罗斯将保证国家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同时也将青少年国防教育提升至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通过官方与社会共同建设的青少年国防教育组织网络,提高青少年的国防观念,保持对国家安全的忧患意识,让青少年了解军事和国防知识,并通过多样化的军事训练促使青少年掌握基本的军事技能。在此过程中,俄罗斯青少年国防教育也展现了新的发展特点。
  
  一、规范有序的青少年国防教育法律和政策计划
      国防教育是国家为了防备和抵抗外来侵略,保卫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对全体公民进行的、具有特定目的和内容的普及性教育活动,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必不可少的基本教育。早在1996年,俄罗斯政府颁布的《国防法》就为全民国防教育奠定了法律基础,其中第七条明确规定,“俄罗斯联邦政府、联邦主体行政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在国防领域的重要职能之一,是与军事指挥机关配合,在职权范围内对俄罗斯公民开展军事爱国主义教育”.[2]1998年颁布的《兵役义务与服役法》进一步对公民服役前接受国防教育的内容、方式、必要保障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这些法律是对青少年群体实施国防教育的法律依据,也是后期颁布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的重要保障。
  
  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以连续“五年规划”的形式规范、有序提出。自2000年开始,俄罗斯接连颁布了《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01年-2005年)》、《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06年-2010年)》、《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1年-2015年)》和《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6年-2020年)》。这一系列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对公民国防教育和军事教育有明确的规定和实施建议。值得注意的是,在以上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中,国防教育被具体表述为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但只要仔细探究就能发现二者内涵是一致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的目标是保持公民对祖国的忠诚,促进公民尊重并服务于国家武装力量,提高公民保卫国家安全的能力,通过军事爱国主义教育提升武装部队的动员和作战能力。而国防教育指的是巩固公民的国防意识,促进公民了解国家战争历史和现代国防理念,促使公民掌握必要的军事知识和技能,在战时以及和平时期履行服兵役的义务等。可以说,爱国主义纲要中军事爱国主义教育同时指的也是国防教育。
  
  2000年,普京首次出任俄罗斯总统时便提出“让年轻一代人更有军事素养”的口号,在此影响下,青少年国防教育的重要地位在俄罗斯公民爱国主义“五年规划”中体现得更加明显。2001年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01年-2005年)》特别规定,“深化军事爱国主义教育,增加对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的纪念活动,大力创建军事历史博物馆、军事体育俱乐部、军事技术协会等组织”.[3]2006年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06年-2010年)》进一步强调,“发展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体系,确保形成在和平与战争时期青少年忠于祖国的意识,促使青少年做好为保卫国家在身体上、心理上和道德上的准备,促进其自觉履行宪法规定的兵役义务”.[4]在此基础上,2011年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1年-2015年)》提出“持续完善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体系,提高各级各类教育机构内学生的军事素质,恢复传统的、行之有效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和方式,比如苏联时代的军事体育竞技比赛‘胜利’(Победа),鼓励学生参与军事社会活动”.[5]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愈演愈烈,直接导致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受到严重挤压,国家安全面临新的威胁。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地区战争和局部战争正在我们眼前接连爆发,不稳定地带、人为激化和操控的动乱不断产生,可以看到,有人正在有针对性地企图在俄罗斯和盟国边境挑起冲突。未来俄罗斯国家政策最重要的优先方向,仍然是保障武装力量,发展军工综合体以及军事国防教育、军事科技”.[6]危急关头,强化军事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构筑牢不可破的精神防线,提高青年群体对祖国命运的责任感,成为了俄罗斯提振国民士气,鼓舞民心,应对国际形势风云变幻的重要“战略武器”.2016年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6年-2020年)》特别将青少年国防教育和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作为一个独立的内容模块,提升至更重要的战略高度,并做出了更加细致、具体、务实的规定 :
  “--加强对青少年军事和国防教育的财政投入,完善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体系 ;--促进青少年在道德、心理和身体素质方面做好扞卫祖国利益的准备,忠于宪法和兵役制度,提高适龄青少年自愿服兵役的积极性,扩大青年加入俄联邦武装部队的比例 ;--增加各级各类教育机构中关于俄罗斯军事历史、国防知识、英雄事迹的课程,提高青少年参观本地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的频率 ;--鼓励和支持儿童及青少年参与开展军事爱国活动的社会组织,如历史研究社团、战士遗体搜索队、志愿活动组织、军事爱国主义协会(俱乐部);--研究开展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的最佳方式,大力发展社会公益组织、退伍军人俱乐部,促进联邦军事武装力量在青少年精神上和身体训练方面的民用化发展,以满足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的热情和需求 ;--完善法律框架,规范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社会组织,提供支持将少年军校、军事俱乐部、预征兵培训机构等组织纳入主流学校的活动中,建设政府与社会爱国主义团体持续互动的机制,以形成官民合作的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组织网络。”[7]
  
  此外,与以往的纲要明显不同的是,《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6年-2020年)》尤其关注11~17岁阶段和18~24岁阶段青少年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指出了在这两个年龄阶段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的侧重点。其中,11~17岁阶段,注重培养青少年对军事历史的了解和研究,以及对战斗英雄、功勋人物的崇敬之情 ;促进青少年广泛参加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社会组织,如军事体育俱乐部、军事历史协会、军事侦察小组、关爱老兵志愿者协会等,通过青少年亲身经历的社会活动体会战争历史,培养其爱国情感 ;18~24岁青年群体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的重点则是提高服兵役的积极性,挖掘高水平专业军事人才。
  
  不难发现,规范、有序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纲要对青少年军事爱国主义教育的规定逐渐深化和细化。于危机之中颁布的《俄罗斯联邦公民爱国主义教育(2016年-2020年)》将青少年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视为战略重点,这也进一步体现了俄罗斯青少年国防教育时代的政治色彩以及不同时期青少年所肩负的国家使命和责任。
  
  二、政府与社会合力为青少年国防教育提供组织保障
      俄罗斯政府部门是制定国防教育政策的首要机构,其中主要包括俄罗斯国防部、国家军事历史-文化中心、教育与科学部等。其次,俄罗斯正规的武装部队和军事学校也利用自身的社会影响力,积极履行青少年国防教育的社会职能。为了培养年轻人爱军习武的兴趣,俄罗斯军队尤为注重采用“走入生活”的方式,周期性地组织部队开放日,邀请青少年和家长到部队参观,了解军队和军人的日常生活。俄罗斯中等和高等军事院校联合全国各级普通学校定期举办军事奥林匹克竞赛,其中包括军事数学、信息学、外语等知识科目,也包括射击、战术、化学和生物防御等军事实践性科目。
  
  与此同时,不断完善的军事爱国主义教育俱乐部日渐成为俄罗斯青少年国防教育的主要载体。它们本着自愿、自治的原则,根据民间倡议形成的社会公益性组织,在锻炼青少年身体素质和弘扬爱国精神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俄罗斯现代意义上的军事爱国主义俱乐部形成于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随着阿富汗战争接近尾声,经历过严酷战争的退伍士兵认识到青少年在入伍前的军事教育上存在着严重的不足,出于对下一代的责任感,他们纷纷创立或加入“军事爱国主义俱乐部”.从课程上来看,大多数俱乐部是通过教授俄罗斯军事史和战争史以激发青少年的爱国情怀,通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培养青少年正义、勇敢、坚毅、团结的道德品质和强大的体能素质。目前,俄罗斯有大约2,000家各种类型的爱国主义俱乐部,仅在莫斯科就有上百家,其类型也不局限于最初的“军事爱国主义俱乐部”,还有军事爱国协会、军事-体育俱乐部、军事历史协会、军事训练营、退伍军人俱乐部等。

相关期刊

平顶山学院学报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社会科学

出版地:河南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