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中国共产党的纪念活动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10-30 10:55

中国共产党的纪念活动是指由中国共产党策划和组织,以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为纪念对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和现实诉求的仪式化行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和“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际马克思主义化”的内在统一,从其历史进程来看,包含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诠释、运用等逐步深化的基本环节。本文试图以对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纪念为中心,考察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纪念活动的历史发展,揭示纪念活动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的独特作用。
  
  一、纪念活动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起点和前提。纪念活动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重要途径,在推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的出版发行与马克思主义传播组织机构的建立,促进马克思主义社会化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1.推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出版发行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就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出版作为党的中心工作,认为只有大量翻译、编辑和出版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才能学习、通晓马克思主义,从而解决中国革命面临的种种问题。民主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以纪念活动为契机,推动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出版发行。例如,借纪念马克思诞辰104周年之机,人民出版社1922年印行“马克思全书二种”、“列宁全书五种”、“康民尼斯特丛书五种”,各印3 000册。1933年,为纪念马克思逝世50周年而成立的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设立了负责编辑出版苏区政治理论书籍和教材的编审处,出版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列宁主义概论》等数十种马列著作。1938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纪念日,延安成立马列学院,设立编译部,专门负责马列著作的编辑和翻译,其编译成果由解放社出版发行。此后,解放社陆续推出了《马克思恩格斯丛书》、《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
  中国共产党不仅重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出版,而且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研读。20世纪40年代初,在反对教条主义的声浪中,党内出现了一种不翻译、不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偏向。为纠正这一偏向,在纪念列宁逝世19周年之际,《解放日报》发表了胡乔木执笔的社论《列宁活着呢》。社论指出:对这种不译不读马列著作的现象,有扫除的必要,因为过去曾有人读了马列的书而不用或乱用,被称为教条主义者,就走向另一个极端,根本不读马列著作,“根本停止和拒绝翻译、传布、解释、通俗化这些原著的工作”,所有这些想法和做法都是不对的,都“完全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就借纪念活动重申了翻译、出版、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重要性。
  
  2.促进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机构的建立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即设有宣传部、中央机关报编辑委员会等机构,负责马克思主义的宣传教育。之后,中国共产党通过一系列纪念活动,在原有机构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了党校教育系统和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为扩大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深化马克思主义研究奠定了组织基础。建立和完善党校教育系统。1933年3月,为纪念马克思逝世50周年,苏区中央创办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校址设在江西瑞金,首任校长任弼时,副校长杨尚昆。不久任、杨离职,改由张闻天兼任校长,董必武兼任副校长。创办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的目的,在于“大批训练新的工农干部,以适应目前革命与战争的需要”。
  延安时期,党校教育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但1947年中共中央撤离延安后,中央党校也就停办了。随着解放战争的发展和新中国建设事业的来临,迫切需要重新创办党校以提高干部的理论水平。1948年7月1日,刘少奇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7周年大会上所作的报告,着重强调干部学习研究党的历史和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的重要性,明确指出党的一个重要教训或缺陷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准备不足。基于这一认识,7月24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开办马列学院的决定》,由中央直接创办高级党校,命名为马列学院,以刘少奇为院长,其任务是系统培养具有理论水平的领导干部和宣传干部。因此,纪念活动推动了党校教育系统的创建和完善。
  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1933年4月,张闻天在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的演讲会上提议,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作为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以培养一般干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同年8月,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中央局分会成立,并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普遍到各省县区各党政机关内”。
  抗日战争爆发后,延安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中心,马克思主义研究机构进一步完善。如前所述,1938年5月5日,为纪念马克思诞辰120周年,中共中央创办马列学院,它是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创办的第一所专门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理论的高级学校。此后相继改为马列研究院和中央研究院,作为培养党的理论干部的高级研究机构,直属中共中央宣传部。1940年3月,中共中央为纪念马克思诞辰,决定5月5日为学习节,以进一步推动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和研究。
  
  3.促进马克思主义社会化
  中国是一个以农民为主体的东方国家,其文化传统与源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有明显的差异。促进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化,让民众在感情上自愿接受马克思主义,在行动上自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南,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条件,而纪念活动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介绍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生平、贡献与历史地位。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生辰忌日,中国共产党几乎每年都要举行纪念活动,其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举行集会演讲、发表纪念文章,介绍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生平、品格、贡献与历史地位,让广大民众了解和认同经典作家,选择和接受马克思主义。
  通过纪念活动,介绍经典作家的生平与品格。如逢马克思诞生122周年,《新华日报》发表两篇纪念文章,即李卜克内西的《作为革命者的导师和教育者的马克思》和戈宝权译的《马克思的生平、著作及其事业》,对马克思的生平、品格进行了初步的介绍。马克思诞生125周年之时,《解放日报》又发表两篇纪念文章,即柯柏年的《马克思的科学态度》和温济泽的《马克思的生平》,前者将马克思的科学态度归纳为不自以为是、不夸夸其谈、不硬套公式、不粗枝大叶等几个方面;后者则简要介绍了马克思的经历和贡献。列宁逝世21周年纪念之时,《新华日报》推出特 《列宁逝世的第一周年》一文指出:列宁在“继续巴黎公社的工程”,不仅他对劳动者和被压迫者发出为无产阶级专政奋斗的口号,而且“他所指导的俄罗斯革命经验,已经给了全世界无产者以无产阶级国家的革命建设之一个活泼泼的榜样。”这一认识,为中国革命道路的选择奠定了理论基石。赵世炎为“二七”纪念两周年所作《“二七”纪念与列宁主义》一文指出,列宁主义对于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教训:一是政权问题,“一切革命的最重要问题就是政权问题”,无产阶级专政最重要的形式是苏维埃。二是国家问题,无产阶级应该善于利用国家这副机器去治服反革命,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国家形式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三是党的问题,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但“同时领导的是全工人阶级,并且教育一切的群众”。四是工会问题,工会是工人的营寨,它的责任是保护工人的利益。此种认识,反映了早期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与革命理论的认知程度。
  第三,关于农民问题。农民问题是列宁民族殖民地理论的精髓,也是领会和运用列宁民族殖民地理论的关键。《新青年》为纪念列宁逝世一周年而推出的“列宁号”,介绍了列宁主义关于农民问题的理论和经验:如“工人和农民联合起来去奋斗”是一条“很正大的道路”;要坚持“直接没收地主等的土地”的政策;“贫农和乡村的无产阶级是苏维埃政权在乡村内的底柱”,“应立即起来组织独立的团体”,并创设“乡村的苏维埃经济”;“中农不属于剥削者”,在经济落后的俄国,无产阶级必须和中农有长期的协作;协作社是“使无产阶级和农民有很密切的联合以期共同努力来建筑这条过渡到社会主义去的大桥梁”。1940年1月21日,《新华日报》为纪念列宁逝世而刊发的《列宁的合作社计划与社会主义建设》一文也指出,要争取社会主义的胜利,就必须保证工人阶级与农民之间社会主义经济与农民经济之联合。农业合作社,是农民“从小规模的个体经济转变到大规模集体生产联合――集体农场的道路”,“是农业集体化的前提”。这些认识,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对列宁关于农民问题理论的理解和把握。
  此外,马克思主义理论之中与新民主主义革命密切相关的问题,如民族殖民地问题、统一战线问题、职工问题、青年问题、妇女问题,在纪念活动中都得到了比较系统的阐述。

相关期刊

泰安教育学院学报岱宗学刊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社会科学

出版地:山东

发行周期: 季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