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高职教育下技能培养的升华分析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07-03 18:04

摘要:在当前的高职教育中,学生的职业技能培养是占据了首要位置的。结合技术哲学与德性知识论的理论可以发现,在当今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具有娴熟技能的职业者不仅能获取技术成功,并且能让自己成为这项成功的首要归功者。更进一步地,培养技术人才必须结合知识、理解和智慧三个方面,才能塑造实现中国梦所需要的职业技术人才。

关键词:能力培养;技术替代;3A分析;个人价值

在当前的高职教育中,放在第一位的是学生的职业技能培养。毫无疑问,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因为职业教育是以技能培养而非理论知识为主,并旨在传输给学生具体岗位所需要的技能从而让学生毕业后能胜任相应的岗位。但是本文要指出的是,技能培养所具有的意义远比这里所呈现的要广阔。关键的是,通过技能培养,学生们不仅能创造价值,更能使得自己成为价值的首要归功者。并且,为了培养更全面的技术型人才,我们应该关注职业技术人才在知识、理解与智慧三个层面的培养。

1技术社会与人工自然界

当代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我们谈论的主要不是天然自然界,而是人化自然界和人工自然界。人工自然界指的是人们已经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去创造、改造和干涉的自然界。对于人工自然界的影响,是人类和技术的双重结果。但值得注意的是,技术的发展并不是完全跟随个人的意愿的,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这是人类意愿的结果。技术社会的特征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新的技术逐渐取代一些低级的、重复的由工人从事的劳动。这样一来,一方面技术的可靠性替代了工人的不可靠;另一方面,机器的成本低于人工劳作的成本。所以,我们会发现,很多只会从事简单重复劳动的职业工人随着技术的升级换代,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变得贫穷。马克思和恩格斯把这种现象当作技术异化的一个部分,这里我不深入这一话题。一个随之而来的深刻问题就是,技术工人如何能在技术社会保持自己的价值,从而不被机器所替代?这里的关键点是,如果工人的价值可以被机器所替代,那么工人的角色被机器所替代也就理所当然了。因此,逃开这个困境的根本在于,如何让工人在技术劳动中保持自己的价值,并且使得自己的价值大于机器的价值。

2索萨的3A模型与知识价值

知识的独特价值是什么?哲学家索萨曾对这个问题给出了精妙的解答。首先,他并没有以知识为独特对象,而是以万事万物的表现为研究对象。例如,学生在课堂上有学习表现,工人在岗位上有工作表现,电梯上下运载人或物也是表现,胃消化食物也是表现。万事万物的表现都可以被我们进行规范性评价,因此索萨建议我们从如下三个方面进行评价。2.1准确的(Accurate)一个行动准确与否,取决于该行动是否实现了其功能或目的。例如,如果胃的功能是消化食物并获取影响,那么某人的胃消化了他所摄入的食物,我们就可以说这个胃是准确的;又比如,就一次投篮来看,投篮者的目的是把篮投进,那么这次投篮是成功的就意味着篮球最后成功进框。2.2熟练的(Adroit)一个表现可以是熟练或不熟练的。就一次投篮来看,如果投篮者在投篮过程中展现了自己的高超技能,那么我们就可以说此次投篮是熟练的。一个人的熟练可以展现在,同等时间完成更多的工作,同等的工作量需要花费的时间更少,完成同等工作花费的劳动少,能完成更高程度的工作等等。因此,在这个意义上,奥运会冠军的一次射箭和新手的一次射箭,差别主要在于熟练度上。2.3适切的(Apt)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评价一个人所取得的行动成功是否主要是由于他的熟练技能。这里有两个需要注意的地方。首先,熟练性和准确性是可以分开的。这就是平常我们所注意到的,高手也有失手的时候和新手也有运气光环。比如,一个奥运会射击冠军也有脱靶的时候,而一个新手也有可能靠运气瞎蒙到红心。此外,一个人的表现可能既熟练又准确,但其准确却不是因为熟练。想象一个奥运冠军射箭,他可以熟练地射出一箭,但是由于一阵强风,把他的箭带离了轨道,然后又来了一阵强风,使得箭回到了轨道上,并最终射中了箭靶。此时,此次射箭的准确并不主要由于射箭者的能力,而主要是由于运气的因素。由上面的简短讨论可以看出,我们不仅追求在行动中目标的达成,更追求把所达成的目标归功于自己,从而彰显自己的能力在某一领域成功中所做出的实质贡献。因此,索萨总结说,知识的独特价值就在于说,知识是由于自己能力所获得的真信念。也就是说,知识不等同于仅真的信念,因为我们有很多方式可以获得真信念,比如靠猜来判断一张牌的花色和数字或一个人的体重。但很多时候这样的真并不是由于我们的能力,而只是运气因素的影响。

3职业能力与个人价值

正如上面的3A讨论所指出的那样,我们追求把行动的成功归属于自己的能力。那么在技术社会中,相应的目标就可以重新表述为,技术工人追求把项目任务的完成归属于自己的职业技能。这样一个目标是重要的,因为仅仅项目任务的完成有很多种方式,但是只有通过自己职业技能获得的成功能彰显自己的价值,并且使得自己获得社会认同,从而在职业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在技术社会中,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许多不要求过多技术含量的任务已经由机器或者将会由机器替代。因此,如果职业技术工人的价值仅仅体现在操控机器去完成自己的任务,那么很可能在接下来的技术浪潮中被智能控制完全取代。所以,我们需要培养核心的职业能力。核心的职业能力体现在职业工人的非替代性的职业能力上。大致来说,职业工人不仅要有完成一个小任务的能力型知识(know-how),还要拥有对全局视角下各个任务之间如何衔接,如何相互影响的理解性知识(under-standing),最后还要拥有对于技术创新和变革的技术智慧(wisdom)。这三项能力无疑是有深度上的差别的,并且在职业教育之外的领域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关注。我将三者之间的重要区别总结如下:能力型知识是以完成一个实践任务为主的,它是一种程序性的知识。并且此项知识由于限定于某个任务,往往缺乏系统性和迁移性等特征。对于整个全局性的任务来说,一个步骤可能就是一个小任务,因此如果缺乏小任务与小任务之间关系的理解,那么整个任务在每个技术工人那里就是破碎化和不可理解的。当然,在实际的生产中,这样一个全局的理解也许是不需要的。但也正因为这种理解是不需要的,所以许多技术工人只局限于完成自己的小任务,从而使得自己的能力日渐单一和简单化,所以被机器的替代就更容易。毫无疑问,全局性的理解是更加复杂的认知任务,因此不能只依赖于简单的技术知识。更进一步地,即使获得了对整个任务的理解,我们还必须指望技术工人对于技术的革新有思考。这样的思考需要技术工人对行业的发展和技术的发展有历史性的认识,并且能基于技术发展需要提出变革的想法并勇于实践。这样的任务需要技术智慧,即对于技术应该往何处去,技术应该避免什么样的问题有与众不同的看法。可以发现,从能力知识到理解到智慧,人的认知能力不断往高层次发展,所需要克服的认知困难越来越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任务也就越来越无法被量化,被算法化,因此机器也就更加无法替代技术工人的角色。这里的观点与我在别的地方所论证的观点很相似,即作为一名职业技术工人,“在运用技术并参与到生产过程中,必然是对行业准则和生产规范是熟悉的。那么在此基础上,一个职业者只要完成了自己的技术任务,能很好地贡献于整个生产流程的顺利完成,便是识道之技术者。”对于整个生产流程的了解和行业发展的思考和贡献,可以被看作是符合了技术发展的道,也可以被看作是获得了技术的理解和智慧。显而易见,这样的一个培养定位是有很多困难的。我们当然不能指望任何一个技术工人都能达到这么高的层次,但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把这样一个培养的框架纳入高职教育的视野之中,否则高职教育培养的学生将很容易在技术社会中迷失自己并进而被技术革命的浪潮所吞没。总结来看,只有促进技术工人从掌握简单的技术知识的普通工人向拥有技术任务的全局性理解的高级工人转变,再向贡献技术创新思想的杰出工人转变,才能实现职业技术工人的价值升华,为实现我国2025智能制造打好人才基础,进而培养出实现中国梦所需要的职业技术人才。

参考文献

[1]Sosa,A.,2007,Avirtueepistemology:Aptbeliefandreflectiveknowledge(Vol.1)[M].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人民出版社,2009.

[3]郭贵春.自然辩证法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3.

[4]李艳.技术教育中的技与道[J].现代商贸工业,2018,(12):164-166.

[5]徐竹.科学理解及其机制论概念:从认知运气的视角看[J].自然辩证法通讯,2016,(5):20-27.

作者:李艳 单位:云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

相关期刊

师范教育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教育综合

出版地:江苏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