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赏识居学术网官网!

微信公众号

真实世界下信息素养教育的调研可行性

点击量:0

发布日期:2018-06-21 11:30

摘要]“真实世界”的研究方法属于循证医学范畴,是一项摆脱理想环境的大数据收集和评价工作。“真实世界”理念不仅对大样本量相关经验数据进行采集和分析,为信息素养教育工作提供有价值的经验证据,还根据不同的需求进行教育模式的改动,在对转变后成果收集评价的基础上进一步衡量教育质量,刷新了人们的教育方式和观念。“真实世界”的研究方法对信息素养教育相关大数据不断整理和分析,为未来信息素养教育教学工作提供了启示和思路。

关键词]真实世界;信息素养教育;调研工作;创新方法学

一、引言

数字化时代背景下,信息素养代表的是自主学习的能力,[1]也是一个人“会学习”的标识。全国各省市中小学生和政府机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般都接受过信息素养教育培训。信息素养教育工作要有经验可取,有证据可循,有定量的指标可以参考。信息素养教育调研是有效了解信息素养教育的手段,是信息素养教育发展可供参考的研究。然而,现阶段信息素养教育调研工作存在如下问题。

(一)传统调研工作样本量有限

调研样本量有限是信息素养教育本身特点所决定的,在一所高校、一个研究机构甚至一个省市中信息素养教育相关课程的受众较其他专业课程或通识教育类课程的受众偏少。目前,有关信息素养教育现状分析的文献大多数是对设定群体进行调研,如针对北京市高校青年体育教师、中职学生、高中生地理[2-4]等的调研,这些都是固定群体,不利于大数据分析和不同群体间的横向比较,缺乏客观性。

(二)传统调研工作不能顺应实践发展

信息素养教育是一门发展迅速、现代化程度高、变化快的学科,在实践过程中信息素养教育工作者需要不断跟随网络时代发展的要求。从事信息素养服务的教育工作者公开发表的心得体会、教学探讨等文献是信息素养教育不断发展和创新的体现,然而,传统的信息素养调研工作并不重视相关文献的收集,缺乏有效的数据统计。因此,这需要不断刷新信息以开展紧跟形势的调研工作。

(三)传统调研工作无动态记录

传统的信息素养教育调研工作是基于某一阶段的状态及经验进行的静态调研,尚未涉及教育实践中的动态数据,比如经过教育方式的转变、课堂模式创新后,针对学习群体的反映、教师的经验体会等收集数据并将这些数据与之前调研数据进行对比,获得动态参考价值。

二、“真实世界”研究的特征

“真实世界”研究(realworldstudy,RWS)是国内循证医学近年兴起的一种新的研究理念,该研究打破了随机对照试验研究(randomizedcontrolledtrial,RCT)的局限和标准化,数据和样本都回归到真实的情况中,提供的决策证据更真实、可靠,是对RCT研究的补充和承启。[5]信息素养教育相关调研工作包括经验采集与整理、满意度调查、教学质量评析以及未来模式改变等内容,均是大背景下大样本量的工作,如果该工作应用“真实世界”的研究理念,广泛地、不设限地以学习和教授信息素养课程的人群为目标,不仅样本量巨大,而且在调研过程中不设定特定指标,真实地采集,随着主体意愿不断转变、调整并进一步记录,获得的结果是具有前瞻性和突出意义的。循证医学领域的“真实世界”研究指的是在大样本量(覆盖更为广泛的人群)的基础上,根据患者的实际病情和个人意愿非随机地选择治疗措施,并随着病情的变化不断调整治疗手段,开展长期评价,以衡量治疗措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等指标。该研究的特征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环境状态真实与RCT的效力研究

(efficacytrials)不同,RWS关注的是效果研究(effectivenesstrials),摆脱了原有的理想状态,更重视真实临床环境下带给患者的收益,而且RWS进行的是长时间的观察和随访,并根据不同的研究目标和内容选择设计方案。

(二)纳入与排除标准宽泛

严格的纳入和排除标准往往限制了一项研究的广泛推广,RWS采用的是较为宽泛的纳入标准和较少的排除标准,研究中会纳入传统研究中剔除的特殊人群,提高了外部真实性,减少了选择性偏倚。

(三)样本量和代表性大

即使最完美的研究设计也可能由于样本量过小而不能准确回答研究的问题,相较于RCT来说,RWS的样本选择宽泛,样本量较大,代表性可能更强。

(四)干预措施与评价指标客观

RWS是根据患者的临床指征对症治疗,不会采用特殊标准进行干预治疗,对结果的评价也不仅仅限于一个或一些特定的指标,而是客观地观察和记录整个诊疗过程,整合归纳后进行评价。

三、“真实世界”概念融入信息素养教育调研的可行性

在信息素养教学实践中存在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如:信息素养教育调研工作中针对不同人群的信息素养教育有何不同经验和模式?相同人群中不同地域和文化差异对信息素养教育有什么影响?开展的信息素养教育以什么内容和方式较为符合学生、教师、研究者的意愿和满意程度?在符合意愿的基础上做出调整后又会带来哪些相关评价指标的改变?这些都是可以统计分析的数据。笔者认为,以“真实世界”研究为思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是具备可行性和突破性的。

(一)采集分析大样本量相关经验文献以弥补传统研究未涉及文献的不足

信息素养教育调研是一项基于信息素养教育相关文献的搜集、整理和统计的工作,解决了传统调研中样本局限和未涉及文献报道数据的问题。以中国知网文献检索为例,在主题词中输入“信息素养教育+经验”或是“信息素养教育+案例”或是“信息素养教育+培养”,可检索到一万余篇文献(有重复文献存在),数量较大,其内容大多涉及各类人群、不同科目的信息素养教育的案例分析、经验介绍、创新模式研究等,如果更换相关主题词,在不同数据库进行检索,有关文献的数量更多。如果以检索到的大样本量相关文献为基础,通篇阅读,客观记录文献所叙述的经验和方式,选取有用信息,建立相关信息采集表,并将案例或经验中的方式方法进行标准化处理,统一术语,采用统计学方法进行分析整合,可以真实、客观地为经验推荐及趋势分析提供数据支持。经过一系列的文献收集与整理阅读工作,我们发现,在信息素养教育教学中,对高校大学生采取PBL的教学方式效果明显,而对于中小学生的信息素养教育采用慕课的形式效果更好。该结果对信息素养教育工作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有利于他们指导教学实践。

(二)真实环境下学习主体的意愿调研和跟踪随访以收集动态资料

RWS在具体研究过程中会根据研究群体的意愿和实际情况不断改变措施,之后进一步观察记录变动后的数据,全部纳入统计分析与评价。对信息素养教育的调研也可以运用RWS,即在接受信息素养教育过程中,观察和记录受教群体反应,并配合进行满意度调查、寻求意见建议、畅所欲言提出期望的教学模式等,根据学习主体意愿调整教育教学工作,并将合理化的建议付诸实际,进一步观察和采集,经过长时间大样本量的搜集之后,纳入评价和推荐体系。如通过网络评价、实地走访等方式了解相较于其他专业的学生,医学本科生的信息素养教学工作可能会涉及更多的医学信息案例、自然科学新动向检索等内容。教师在课程讲授中,要符合学生期望,加入更多相关内容,这样,可能会有助于医学院校学生对信息素养课程的学习和理解,也对以后不同专业教学、不同时期的教学实践具有参考作用。以上RWS工作弥补了以往调研工作缺乏动态评价指标的不足:一方面可以真实客观地分析实际情况下信息素养教育工作的实施和变化以及不断改进后带来的影响;另一方面可以判断信息素养教育模式的改变方向和未来趋势,为教授信息素养的教师带来创新思路和理念,以便第一时间满足受教群体的需求。

(三)真实环境下教育经验的共享与对比以跟进信息素养教育时代化的发展需求

真实环境下教育经验的共享与对比包含两个层次:一是对信息素养教育经验丰富的教师进行已有经验的采访和调研工作以及记录整理;二是对不断改进和创新的信息素养受教群体进行随访,对改进后的经验进行综合评价。这方面研究不仅涉及人群广泛、样本量较大,而且可以获得动态评价。信息素养教育经验相关文献可能涉及的多是新颖、突出的案例,而在教学实践中,大多数教师,尤其是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具备大量的普遍适应性教学经验,这类经验的学习也是不可忽视的。因此,我们对从事信息素养教育工作的教师采取经验采访和调研工作,有针对性地提问或广泛谈话,记录采访要点,进行整理研究。同上述的学习主体意愿调查不同的是,对信息素养教育改进后的经验进行随访是针对教学的主体,即对教师的感受和反映进行调研。在信息素养教育实践中,依据受教群体的意愿转变和调整之后,我们还要了解:教师是否体会到教学更加顺利,学生对学科的理解是否更好,课堂纪律的改变、作业提交和完成情况等。经过大样本的统计之后,上述研究数据具有较大的参考价值。真实环境下教育经验的共享与对比不仅可以横向评价不同群体或不同地区相同群体等的教育经验,还可以纵向比较原有经验和改进后经验的优劣,为信息素养教育工作提供参考和多种选项。

四、对研究不足与改进的思考

现阶段,RWS在国内尚属于一个比较新颖的理念和研究方法,将该研究方式融入信息素养教育中也必然存在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我们提出了几项可行的改进措施,以供探讨。

(一)不足

一方面,由于RWS是一个非随机性、开放性的非盲试验,不设定任何约束和标准,虽然与现实中的背景环境更接近,不存在外推困难的问题,结果也相对更为真实可靠,但也正是由于这种开放性,可能会产生较为明显的观察者偏倚。另一方面,RWS需要的样本量非常大,巨大的样本量会使开展RWS的时间相对很长,成本也相对高昂,而且庞大的数据收集与整理工作大大增加了实际操作的困难。另外,所有研究工作中均常见的技术问题,例如后期使用注册表分析时可能会存在的潜在编码错误或数据丢失等问题,研究者也必须考虑。

(二)改进措施

以下几点可参考的改进措施,可能会更有助于推动RWS融入信息素养教育调研工作,使调研工作获得更有意义的结果。一是针对RWS开放性的研究特点,需要专家团队和专业人士加大人工辨识和标准化处理的力度,力求数据的统一和完整;二是大样本数据下的工作对于某个高校或者机构来说确实难度较大,但是可以促进各地区、各高校或者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多点联合,明确研究目的和规则,将RWS涉及的样本分散,加强分工与合作,效率较高地处理大数据的采集和分析工作。数据研究中存在的技术问题则是各种研究方法都会存在的问题,我们只能在实践过程中通过尽量仔细并备份完整资料等方式来减少这一问题的发生。不过,本文研究所采用的统计学方法也同其他循证医学研究一样,如卡方检验、Fisher检验、log-rank检验、ROC曲线(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Kaplan-Meier生存曲线等,有统计学经验可以借鉴。循证医学“真实世界”的研究方法虽然早在1993年就由Kaplan等人使用,但现在国内的研究很少用到循证医学“真实世界”这一方法,属于比较新颖的研究方法,没有将其应用到其他领域的经验。循证医学“真实世界”具有大样本、多随访的特点,广泛地采集大样本数据进行研究工作,能够为信息素养教育的实施、普遍推广和未来规划提供有价值的证据参考。

参考文献:

[1]钟志贤.面向终身学习:信息素养的内涵、演进与标准[J].中国远程教育,2013(8):21-29.

[2]张彬.北京市高校体育青年教师信息素养现状及对策研究[D].北京:首都体育学院,2015.

[3]郭雪菲.中职学生信息素养现状调查与对策分析———以广西柳州商业学校为例[D].桂林:广西师范大学,2015.

[4]梁东.高中生地理信息素养现状及培养策略研究[D].信阳:信阳师范学院,2016.

[5]GrapowMT,VonWattenwylR,GullerU,etal.Randomizedcontrolledtrialsdonotreflectreality:Realworldanalysesarecriticalfortreatmentguidelines[J].ThoracCardiovascSurg,2006(1):5-7.

[6]PriceD,BrusselleG,RocheN,etal.Real-worldresearchanditsimportanceinrespiratorymedicine[J].Breathe(Sheff),2015(1):26-38.

[7]曹越,尹庆锋,曾宪涛.“真实世界”研究概述[J].武警医学,2017(4):400-403.

[8]黄卓山,罗燕婷,刘金来.“真实世界”研究的方法与实践[J].循证医学,2014(6):364-368.

[9]王子恺,张昱.浅谈“真实世界”研究及其在中医药临床科研中的应用[J].中医药导报,2016(17):11-12.

作者:吕茜倩 刘娟 丘琦 单位:成都医学院图书馆

相关期刊

中国民族教育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教育综合

出版地:北京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推荐期刊